红军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红军时期
我在红军通校学习----麻福芳
时间:2014-10-27 11:12:10 供稿: 浏览:194

我是广西人,从小受苦挨饿。1930年7月16日,我穿着一身粗布单衣,荷包里装了50多枚铜元,背着一支全族合伙买的步枪,投奔了红军。开始部队首长不答应,看我象个十二、三岁的小孩一样,步枪还比我长四、五寸,其实我那时已经十九岁了,因为我从小参加重体力劳动,营养不良,所以人总是不长。我参加红军的意志很坚定,怎么说我也不回家,他们无奈终于答应了。

     1930年秋天,我跟随红7军主力离开广西,奉命北上,与江西的中央红军会合,当时在广西只留下少数部队由韦拔群同志领导,坚持左右江革命根据地斗争。红7军主力从广西经贵州、湖南、广东等省边界向江西进军,反动派的军队前堵后追,但他们在红军面前是无能为力的,我们终于在1931年打到了江西,

和毛主席、朱总司令领导的红军胜利会师了

     1933年,我被调到瑞金无线电学校学报务,以后就一直在电台工作。学校当时在瑞金与石城中间的一个乡村,校长刘光甫,政委曾三。这个学校后来改称通信学校,每六个月一期,每期设有无线电机务、报务、人工通话、旗语、号兵、通信兵等班,每班大约有学员二三十人左右,学员大都是由各部队调来的优秀青年干部,政治觉悟高,有一定文化水平的。教员大都是26路军起义过来和作战被俘过来的报务人员。学校设备很简陋,一部分房子是学生自己盖起来的茅草房,室内用四、五寸宽的木板撑起来做桌子。敌机不断来骚扰,大家就搬到树林里去上课。想起那时的学习条件和现在学校来比,真是天壤之别呀!

     我是通信学校无线电第6期学员,1933年5月入校,9月毕业,毕业后分配到中央苏维埃政府电台第6分队见习,当时这个电台的报务主任是刘寅同志。见习期满,就调到军队电台正式搞报务工作了。1934年10月,我参加了长征,在红1军团电台工作。

     在长征路上,我们做报务工作的和其他战士一样艰苦,甚至比一般人员还要辛劳,白天要行军,夜晚还要整夜收发电报。记得有一天,走到江西崇义县境内,大家非常疲劳,倒头就睡,值班的报务主任身体不好,稍躺也便睡着了,恰巧军委有一封重要电报,命令部队立即开拔,因为敌军已经漫山遍野追上来,幸亏收发报机还开着,军委电台电力大,叫声高,我一醒就听到军委电台在叫,我就一骨碌爬起来,一口气收完了电报,马上送到军团部,部队就按军委指示得到迅速转移,我们刚离开,敌人就打到了,敌机也来了,但我们的部队由于及时转移,一点也没有遭到损失。

电台是军队的眼睛和耳朵,军队离开它就象瞎子和聋子一样。记得有一次红1军团12师在四川某地被敌人冲断,有一个团找不到师纵队,师参谋长带一个营带着电台去找,走了两三天才找到,用电台与师部联系,才得到会合,没有受到损失。如果没有电台,军队的活动真是不可想象。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