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红军时期
红色电波耀华夏
时间:2014-10-27 11:12:01 供稿: 浏览:234

 


第一电台旧址

在当今社会,信息传输在工作、生活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在血雨腥风的战争年代,信息传递则更加重要和关键。其传送的方式和速度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场战役的胜败,决定无数生灵的命运,甚至影响着革命的进程。

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

1930年以前,中共党内的信件联系主要靠机要交通,费时且不安全。像从上海党中央到江西苏区,一个来回就需要两个多月时间,严重影响了各种战略决策的下达与实施。为此,中央军委决定组建无线电台。1928年6月,从莫斯科“中国劳动者中山大学”留学生中,选派毛齐华、方仲如等六人到“国际无线电培训班”学习收发报技术。1928年秋,周恩来指示在中央军委工作的李强秘密学习无线电机务,制作无线电收发报机,半年过后,第一批收发报机终于装成。

1929年,李强与报务员黄尚英又被派往香港建立电台。到了香港,他们按照预先约定好的波长、呼号和时间,先收听上海党中央电台的声音,待双方都听到对方的声音后,开始正式通报。此次上海党中央与香港南方局的无线电通信,在中共帖通信发展史上是一次划时代的革命。时年冬,党在上海建立起第一个地下无线电台。红色割据时期,无线电台为红色根据地提供了至关重要的通信保障。正如毛泽东所指出的:“由于无线电的存在,纵使我们在农村环境中,我们在政治上也不是孤立的,我们和全国全世界政治活动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同时,纵使革命在各个农村是被分割的,而经过无线电,也就能形成集中的指导了。”毛泽东1941年为《通信战士》杂志题词“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在解放战争中,周恩来如此形容:“中央委员加电台就等于党中央。”足见通信的重要地位。

红军半部电台起家

红军无线电通信器材除了由中央军委突破敌人的封锁线少量供应外,主要是靠战场缴获。1930年底,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了第一次“围剿”。反“围剿”作战中,红军活捉了国民党18师师长张辉瓒,并缴获了他使用的电台。遗憾的是,这部电台的发报机被砸坏了,只留下一部收报机,实际上只是半部无线电台。3天后红军又在一次作战中缴获了一部15瓦电台。有了这一部半电台,红军还不能实现军事通信,就用来抄收国民党中央通讯社和一些外国通讯社发的电讯稿,送给朱德、毛泽东等首长参阅,使之及时了解国内外情况。

红军第一部电台反“围剿”中显神通

1931年1月上旬,红军建立起自己的第一个无线电台。

试机那一天,“总部”参谋处的院子里,突然发出“嘟嘟”的充电机声,引来了许多好奇的红军战士和当地群众。他们对摆在一张八仙桌上的收报机和架设在户外的天线感到特别新鲜,看了又看,问了又问。几个战士仔细调试机器,接上电源,将开关一扳,耳机里立刻发出“嘀嘀”的响声,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战士们,顿时显露出兴奋和惊异的神色。

1月10日,红军无线电大队正式成立。1931年4月下旬,无线电大队随红军总部到达东固敖上。毛泽东说:“国民党不可怕,蒋介石的兵多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历史上赤壁之战不就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子吗?红军有了电台,就等于有了‘千里眼’和‘顺风耳’。我们一定能打败敌人,革命是不可阻挡的!”

5月,国民党的20万军队对苏区发起第二次“围剿”。红军主力集结于东固,等待敌人离开富田阵地,钻进“口袋”予以歼灭。毛泽东和朱德要求红色通信战士集中精力侦听敌人行踪。20多天的时间里,他们不分白天黑夜捕捉耳机中出现的每一个无线电信号,终于摸清了敌人电台的活动规律,电视剧《暗算》中的情节在这次战役中真实的再现。

5月15日黄昏,耳机中传来公秉藩师部电台与吉安留守处电台的通电。敌人做梦也没想到红军有无线电台,他们照例用明码交谈,敌师部电台说:“我们现在驻富田,明晨出发。”吉安台问:“到哪里去?”敌师部电台回答:“东固。”敌军就要出动了,红军电台把敌人的机密情报捕捉过来,毛泽东经过周密布置,马上在观音崖和九寸岭一带布下了天罗地网。 5月16日早晨,第二次反“围剿”的第一仗在白云山打响,英勇的红军好像神兵从天而降,冲入敌阵,漫山遍岭杀声震天……红军的捷报频频传来,无线电台立下了汗马功劳。


军委三局总台机房

要做革命的“鲁班石”

70多年前,我军第一所综合性的通信学校——中国工农红军通信学校在革命老区瑞金坪山岗诞生,目的是培养更多的通信力量输送到各个战场,确保党中央、中央军委的作战指挥,以夺取反“围剿”的胜利。学校的前身是红一方面军无线电训练班。

在1931年2月10日举办的第一期无线电训练班上,一群十几岁的“红小鬼”学员聆听了毛泽东上的第一堂党课。毛泽东告诉他们,今后无论做什么工作,都应该知道它的重要性。他说,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你们所做的通信工作,可以帮助我们调动军队,做到随时撤得开,又收得拢。毛泽东说:“没有‘鲁班石’,桥就砌不成。红军今后要大发展,这里要点火种,那里要点火种,一块块被分割的苏区,要靠战士从空中架起一座桥梁连接起来。红军缺少了通信工作,就好比缺了这块‘鲁班石’一样,你们要做革命的‘鲁班石’。”从那以后,“做革命的‘鲁班石’”便成了所有通信战士的座右铭。

电台就是生命

“宁肯丢掉一个团,也不能丢掉一部电台。”这是贺龙元帅说的一句话。也正因此,上至元帅,下至普通通信兵,都把电台看得比生命还要重要。

1932年10月11日,红军某方面军总指挥部无线电二台在一个村庄附近停下来准备休息。可当搬运人员刚放下电池、充电机等电台设备时,突然枪声四起,敌人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负责掩护的部队虽奋起抵抗,但无奈寡不敌众,电台人员因设备多,被堵截在了包围圈内,情况十分危急。二台台长立即给一台发电报求救。电报送到了总指挥徐向前的手中。徐总指挥看完电报,当即命令先头部队某团跑步返回,不惜一切代价把电台及工作人员解救出来。最终,先头部队杀出了一条血路,终于把二台全体人员接应出来。徐总指挥事后对参谋处交代说:“电台是红军的耳目,是我们指挥打胜仗不可缺少的法宝,决不允许有任何损失。要增加保卫电台的兵力,今后无论情况多么危急,都要首先确保电台和通信人员的安全。”

此后,党中央与中央军委领导关于电台就是生命的指导思想迅速贯彻落实。在红军长征中,通信战士和电台受到了很好的保护,通信战士几乎没有战斗减员的情况发生,无处不在的无线电台被誉为长征征途上的指路明灯,发挥了不可忽视的导向作用。

三个真空电子管的故事

真空电子管是无线电台的核心部件,如果说电台是通信兵的生命,那么电子管无疑是电台的灵魂。革命战争年代,我军无法生产电子管这样精密尖端的通信部件,因而电台固然重要,但万不得以可以舍弃,而电子管必须千方百计保留,留下了电子管就是保存了火种,可以组装整合出新的电台投入战斗。在通信战士眼里,电子管是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

曾在八路军总部、中原军区司令部做过报务员的张丁三至今也忘不了三个真空电子管的故事。1948年1月30日,我后方某指挥部进驻安徽省临泉县张庄时,突然发现敌情,指挥部立即决定晚上转移。经过60华里的夜行军,部队指挥部到达新的驻地,电台人员马上架机工作,这时,却发现收信机上的三只真空管不见了。原来是昨夜紧急转移撤收电台过程中遗失在了原驻地屋内。当时是在新区作战,加之敌人的封锁,通信器材非常缺少,有的收信机没有备用真空管和零件,而通信战士都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和使用每一件通信器材,行军中为了不使真空管震坏,出发前通常将真空管从收信机上拔下来包好,装在袋子里。但此时,真空管被遗失在了原驻地,电台无法工作,将严重影响今后的战斗行动。怎么办,张丁三在请示局长后,顾不上一夜行军的疲劳,与两名骑兵通信员一道,趁着晨雾弥漫快马加鞭赶往原驻地,一路上不时传来枪声,他们隐蔽观察,搜索前进,最终找到了那三只真空电子管。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