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解放战争时期
烽火岁月中的电台工作回忆
时间:2014-10-27 11:12:16 供稿: 浏览:485

前排左起:李风扬、潘醒民、马水新、廖经贵、张震球

后排左起:彭太廉、李振东、小  金、孙藻勋、王善士  赵志清

 

    1945年5月,遵师首长指示,由三科(通信科)组建电台派往第7军分区工作。队长廖经贵率我和摇机班的同志,携带7 5瓦发报机和三个真空管装的收报机,以及手摇马达,至军分区报到。主要任务是和师部2台、11旅台、肖(县)宿(县)铜(陵)灵(壁)支队台(后改为宿东支队)及流动台联络。除师2台和11旅台,其他几个台功率都比较小,感应大,手不能离开刻度盘,必须聚精会神,专心至致的守听,工作比较困难。

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前后

    1945年8月15日,日本帝国政府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战斗频繁,分区部队先后解放了灵壁、泗县、固镇等城镇。在连续紧张的战斗中,电台较好地完成了指挥通信保障任务,受到了好评。同时缴获了电台二部,报话机五部和一些无线电器材。那时通信器材——尤其是无线电器材非常缺乏,缴获了这些器材,真可谓如获至宝。泗县解放后,7军分区机关驻进泗县城、部队进行休整,总结战斗经验。司令员张震球来电台看望我们说:“电台这次任务完成得很好,保障了指挥,起到很大作用,要好好总结”。并和大家一起照像留念。

组建新闻台

    泗县解放后,七地委要开办《拂晓报》,要我们组建新闻台,抄收中央新华社(csa)拍发的新闻,供报社刊载出版。机务员小金同志用缴获的无线电器材装了部三灯收报机,电台人员轮流到新闻台工作。新闻台不但工作单调,而且一抄就是几个小时(中间只休息5分钟),手臂累得又酸又痛。同时,大家存有偏见,认为新闻台不重要,所以都不太愿意去。其实,国际、国内、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重要文章、论述,以及各解放区(抗日根据地)的胜利消息、情况交流,都是由新华社(csR)电台拍发出来的,其重要性毫不逊于军事机密台。后来调来了郭日忠任队长,赵人雄任报务主任和报务员盂照生、张萍组成新闻台,就由他们专门抄收了。分区电台先后调来了报务主任孙藻勋、报员员李振东、王善士、赵义隆、彭太廉、庞桂芝、刘学魁、胡兴兰、杨瑾(女)、赵兰如(女)、李风杨等。原分区流动台有马永新,赵志清同志等。

临时受命

    1946年6月26日,国民党反动派背信弃义,公然撕毁停战协定,大举向我中原和华中解放区进攻。根据情况变化,分区和地委适时撤出泗县城。8月7日我野战军部队反击侵占泗县城之敌,为配合主力部队作战,临时派我和刘学魁同志携7 5瓦电台,到担任阻击任务的五河独立2团。战斗打响后,电报多而急。当时天气闷热、连降大雨,汪洋一片,给部队作战行动带来了极大困难。电台昼夜值班工作,由于人少,过度疲劳而引起我眼睛发炎,严重红肿,又痒又痛,十分难熬。但在战斗情况下工作特忙,又不能丝毫有误,只得忍受着病痛坚持工作。那时,部队缺医少药,只好工作一会,用盐水洗洗眼睛再继续工作。因天时不利,大雨连绵,遍地成泽国,泗县城攻坚战,经三天三夜激战而未果,我军于8月9日主动撤出战斗。我和刘学魁同志圆满完成临时派遣任务。8月14日奉命携电台回到分区司令部。

转战淮北

    泗县战役后,国民党叉调其王牌主力部队整编74师来淮北地区,以加强对我华中解放区的进攻力量,野战军各部又去执行新的任务。7分区率领3个独立团坚持在淮北地区与敌周旋。

    大军压顶,敌强我弱,情况紧张,一天要转移两三次,无线电通信又是与上级、友邻部队联络的最重要的一一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手段。所以,部队在行军作战中,只要休息1小时,电台就要架线开机工作。连续的战斗,转移,部队处于长期的紧张状态,显得非常疲劳,行军休息时,坐下来就睡着了。我们电台人员到宿营地就架线开机工作,有时工作还未完,情况来了就拆线转移,一走又是几十里。还曾出现突然村外枪声大作,电台正在收、发电报、没有接到拆收电台指示,我们仍聚精会神镇静地工作;部队要转移,电台恰巧在抄收上级台的万万火急电报,首长就令留下警卫分队,让我们把电报抄收完再走。外面“枪声砰砰啪啪、里面还是滴滴嗒嗒”的情境至今记忆犹新。

    从6月至11月中旬,在转战坚持淮北近5个月的日日夜夜,部队打得很苦,我们电台工作人员也很艰辛.任务完成得也较出色。分区首长经常勉励我们,生活上尽量照顾我们。11月天气已较寒冷,部队还未穿上棉衣、却特给我们电台的女同志和身体较弱的同志做件棉衣。因此,我们很受鼓舞,精神上得到极大安慰。任凭情况多么紧张,环境多么恶劣,与上级、友邻和所属部队的电台始终保持着顺畅的无线电通信联络。

别了,淮北

    1946年11月下旬的一天,部队转移到洪泽湖西岸的高集时,分区司令员张震球来到电台,指示我们要注意和华野9纵电台联络。和9纵司令部电台一直保持着较密切的联络关系,当天又接到9纵流动电台的联系呼号和频率,由于急报太多,尚未与该台沟通。电台队长廖经贵急忙来告诉我(我在值班)要尽快和9纵流动台沟通,其他电报可暂压一下。这时我正拍发一份“万万火急”报至上级台,待对方给了收据后,一边登记报务日记,一边把收报机刻度盘转到与9纵流动台联络频率上,一下就听到一个新的信号在紧急呼叫,对方呼叫后还告诉有特急电报、且呼叫的较长,唯恐我听不到。我一回答就沟通了,对方出来就把一份100多字的电报全部发下来,抄收甚为顺利。仅校对了几个字码,就“0K,QsL”了。这份电报收完后,部队即准备大的转移,7分区从此撤出了多年创建并一直坚持的淮北地区。

    后来和9纵汇合后才知道,当时在9纵流动台工作的是陈珮亭同志,他随侦察营已在宿迁以南、运河以东活动20多天了,他说,那天上午9纵司令员张震突然来到侦察营,并指示要流动台注意与7分区电台联络。不一会,就送来了限立即发出的特特特急电报。在关键的时刻,我们及时准确地沟通了联络,保障了顺畅指挥。当天晚上,我们部队经长途跋涉,赶到9纵张震司令员亲临指挥所选定的渡口,机关、部队安全地渡过运河,待后卫部队到运河东已近中午,不久敌先头部队已至西岸,并猛烈地向东岸进行炮火轰击。

    由于情况紧张,分区转移前未能及时通知部分地方政府人员和荫蔽在洪泽湖西岸的拂晓报社,结果第二天遭到敌人袭击,损失很大,新闻台队长郭日忠被俘,电台失落。

分区撤消并入2纵

    蒋介石妄想在3个月内将我解放军主力部队歼灭的图谋虽未得逞,但贼心不死,穷凶极恶地要找我主力部队决战。我为在运动中寻找战机,歼敌有生力量,华中解放区的中小城镇,基本上都撤出了。7分区东渡运河后,和华野9纵并肩行动。不久华野、山野会师进行宿(迁)北战役,取得全歼敌整编69师的巨大胜利。

    1947年1月,华中实施统一编制,原华中9纵队与山野2纵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2纵队,7分区撤消并人二纵。部队在周村进行休整时,分区参谋长赵汇川来电台传达这一决定,并勉励我们说:“你们电台在淮北自卫反击战斗中的通信保障任务完成的很好,同志们很辛苦!希望你们在新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努力,再接再励,把通信工作做得更好。为打败国民党反动派,争取解放战争的全面胜利而努力奋斗!”

工作在报话台

    我被分配在纵队司令部二台工作,以后因手法不好,曾要求改行做政治工作,终因报务人员缺少,被5师政治部主任方中锋说服而留下来,并分配到5师司令部电台工作。

    来芜大捷、粉碎了蒋介石全面向我解放区大举进攻,妄图在短期内消灭我军主力的美梦。从1947年3月改为向陕北、山东两解放区的重点进攻。为更好地保障指挥,我们将缴获敌人的报话机(V101、284两型号)先用来作侦听台,后来逐渐扩大使用范围。在战斗通信保障中,起到了空中侦察敌情和保障我军指挥的快速上起了很好的作用。

    在孟良崮战役前的4月中旬,我被调到6师电台工作。山东战场敌集中45万余人,梦想将我华东野战军主力部队吃掉,情况十分紧张,电报多而急,战斗打响后,我2纵担任阻击任务。6师前指首长根据当时情况,要我们采用报话通信方式,使用密语,以达快速传递领率机关的号令和听取下面的情况报告。这是我第一次在战斗中使用报话机,精神上有些紧张。尤其在侦听敌人的通话语言和口音,开始不能全部听懂,也笔录不下来。于是,李锡鹏同志就和我一起上机收听。经几次值班锻炼和专心摸索,逐渐掌握了报话机工作的规律,及时把侦听到敌人增援部队的调动情况向首长报告,而且取得了阻击战的胜利,全歼了敌“五大主力”之一的74师。蒋介石无可奈何的哀叹是“无可补偿的损失”,打击了敌在山东战场的疯狂。

五十三年前的一张照片

    盂良崮战役后,我又被调回纵队司令部二台工作。部队至沂水地区进行休整40天,电台的部分同志在诸城合影留念,这是个极难得的机会。不久诸城又被敌人占领,山东战场的形势依然严峻。无线电通信仍是保障大兵团运动作战指挥的最重要的手段。我们全体报务人员,不管条件多么恶劣,不顾一切疲劳,始终不问断地保障着指挥的顺畅,直至山东战场转入反攻,取得济南战役、淮海战役……等节节胜利。53年后,原21军通信老战土聚会杭州,照片上的17位同志,只有朱立明、陆启祥、周振明和我四人到会,六位同志逝世,三位同志情况不明,四位同志健康欠佳未能前来。抚今追昔,能不引发往日战争岁月的回忆!

 

前排左起:朱立明  尹旭  冯季涛   李如朴  訾  华   周振明   王赞礼  张传荣

后排左起:潘醒民  冯凌  陆启样   黄绍先  王震庭   陈  明   孙文宽  白广勋   鲍启才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