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解放战争时期
电台跟随军长上海岛
时间:2014-10-27 11:12:16 供稿: 浏览:194

    解放舟山战役初期,21军仅61师参加作战,且附属于22军指挥。登步岛战斗后,敌急调兵增防舟山,加强防御措施。在此情况下,上级决定增加兵力,充分准备,尔后再发起对舟山群岛的攻击。
   

    军前指在军长滕海清的率领下,于1949年11月中旬进驻桃花岛。


    指挥所人员组成非常精干,通信科科长、参谋和书记,以及电台一部(10人),其他各科亦仅二、三人。军首长及司令部的科长、参谋人员乘一木壳轮船,政治部、后勤部、电台各乘一木帆船,在象山港(西店以东)的一个港湾里集结起渡。为防敌空袭,几条木船分散停泊,待命起航。电台的乘船,距军首长的轮船约三百多公尺。离预定出发时间尚有1个多小时,船老大提醒我们说:“要退潮了,起锚迟了船就会搁浅。”军长决定提前起航。科长杜吉安当即对我说“我去通知电台同志,要他们先靠过来,紧随轮船航行。”杜科长作风一贯细致踏实,以身作则,事必躬亲。尤其第一次出海,电台若不能同时到达,其它通信手段都代替不了无线电台的功能。心想这一小事,科长竞未令我这个参谋去,除对科长敬佩外,只说:“我去!”便从轮船跳上舢舨。科长站在船头甲板上,一直眺望着。


    靠上电台船后,舢舨返回。我把情况告诉同志们,并要船老大起锚,驶向轮船近处停泊。因潮水影响,电台船经一番折腾,非但未靠上轮船,反而猛的一下,扎进了距轮船不足20公尺的浅滩。要船老大尽快调转船头,他急得大喊:“船动勿得了!”我说:“走不了怎么办?”他说:“再停片刻,船就搁在泥滩上了。”杜科长在轮船上为我们着急,他要轮船老大放舢舨接我。轮船老大说:“不能呀!如不起锚,轮船也要搁浅了。”在潮水的迫使下,轮船只好起航先行。科长指示我:涨潮后立即跟进。


    军首长的轮船缓缓起航,科长站在船舷处,一直凝视着我们,为我们船陷泥滩而不安。轮船渐渐远去,终于消失在波澜涛涛的海港尽头。无可奈何的掉队,激起我心中的不平,更愤恨那潮起潮落的无情。


    半小时后,我们船下,以及轮船的原停泊处,都成了烂泥滩。船老大说,半夜以后潮水才能上来。于是就吩咐摇机班长等3人上岸,到村里烧开水、做晚饭。


    入夜后,将电台的同志编为2人一组,每组l小时,轮流值班。任务是:看好船老大(都是刚动员来的,时有因恐惧而开小差),观察潮水,船飘动起来就起航。


    凌晨1时左右,潮水涨上来了。我们正准备起锚时,政治部何秋征秘书喊我,说他们的船老大逃跑了,要求同乘我们的船一起进发。当时既怕超载出问题,又不能将他们抛下不管,问清人数后,就同意了。政治部的同志到齐后,船老大却说:“天黑潮狂涨,船开勿得。”经反复做他的工作,虽很勉强,终于起锚扬帆了。


    天公不作美,风愈来愈大,又下起了毛毛细雨船作“之”字型前进,船老大紧张而熟练地操作着帆和舵。同时也提出,风太大,很危险,要求进港湾抛锚,待风小了再走。我初次下海,不懂潮汐和航海知识,又脱离了领导,唯恐军长抵六横岛后,若要开设电台(战时部队行动中休息1小时,电台就要开设工作),我们却未到达,贻误指挥保障,责任重大。所以,只有一个念头,尽快赶到六横岛。要求他克服困难掌好舵,只能前进,不能靠湾停泊。


    风更大了,船在风浪中艰难地前进。细雨蒙蒙,浪花飞溅,海水洒满了甲板,船老大不时发出紧急呼叫:“大军不能再走了,要出事啊!”风大浪涌,船有时倾斜严重。但我根本不考虑靠湾避风,就一再鼓励他坚持下去,船是不能停靠的。船老大声泪俱下的说:“船翻了勿得救啊!”我始终坐在船头甲板上,和他前呼后应,真正地风雨同舟啊!他虽满腹怨言,又不得不倾其全力,驾驭着帆船前进。


    天亮后,发现我们尚未走出象山港,波涛滚滚,海风呼啸,大有欲吞下我们这只小木船之势。船临近港口在调转航向时,船体严重倾斜,电台同志即将烧好的一锅稀饭全部撒了,幸未烫伤人。再烧,淡水没了。以前知道海水是咸的,现在才明白,用来刷牙都不行。


    船将出港进人海上时,大风减弱,细雨停止,船老大的呼喊也消失了。我总提醒他:去六横岛不能搞错的。“不会错的,这些岛我都熟悉。”他很自信地说。


    变化无常的天气,似乎在给人们开玩笑,八、九点钟后太阳出来了。湛蓝的大海,岛屿林立,初次海上行,颇获教益,感触多多。帆船乘风破浪,满篷全速,内心多了几分兴奋和自豪。很快我们就要归队了,又怎能抑制激动而高兴的心情!


    11时左右抵六横岛,海滩外未看到停泊的轮船。问船老大,还有停船上岛的滩头吗?他说:“这是六横最好的停泊处,一般都在此停靠。”未见军首长乘的轮船,实令人纳闷。军前行动计划是,第一步先到六横岛,尔后再视情前往桃花岛,在几条帆船掉队的情况下,我想计划是不会改变了。于是,便上岛询问情况。


    六横岛驻扎一个步兵团,是跳岛作战中61师首先占领的岛屿.接着便攻占了桃花岛。六横岛就成了我们的后方岛屿,起着陆地至桃花岛(桃花岛至陆地)的桥梁和屏障作用。岛上的哨兵时刻高度地警惕着舟山本岛的敌人。我问岛上哨兵,他说:“上岛后没有轮船来岛停泊。”翻了一山头,找到一营营部,营长说:“知道昨晚有船来,可一直未见船到达。”他要为我们准备午饭,被心急如焚的我谢绝了。营长陪送我走到一山头制高点时,他惊喜地指向西北方向说:“有轮船来了!”我被搞懵了,若是军首长的轮船,怎么会在我们后面呢?欣喜中尚有几分疑惑。我们驻足观察了片刻,见轮船驶向六横岛,便急忙下山,赶往岙山滩头等候。那颗不安的心,此时才平静下来。


    轮船终于靠近滩头停泊,我们乘上舢舨迎过去,杜吉安科长早在甲板上含笑向我招手。我登上轮船,科长告诉:既然你们早已到达,军长决定,不作久停,继续前进。


    我向杜科长作了简要汇报后,他讲述了轮船过了西周后,风大浪高,船老大提出靠湾避风,以免发生危险。请示军长,未及时作出决定,当船将要出港时,军长说:若风大不宜航行,就避一下再走。于是调转180度航向,折回到西周的港湾抛锚避风。


    轮船起航后,科长心不安。他说:“军长念叨你们何时才能到达六横岛,未想到你们能先抵达,没出问题,万幸!”我说:“根本没考虑船会出问题,只想尽早赶上来”


    当时,我感到高兴的是,首次海上航行,就遇上潮汐和风浪的挑战,在不懂航海知识,违反科学蛮干的情况下,闯过险恶气候,顺利到达预定点,并且把政治部的同志也带来了。侥幸的是船老大掌舵技术娴熟,破浪有招,沉着操作。否则,在一锅稀饭全倒出的瞬间,我们也可能葬身大海了。


    起锚继续航行之前,科长要我去轮船休息。他说:“白天易观察,电台船不会掉队。”我说:“还是和他们一起好,科里有人在,他们的情绪就不紧张了!”


    回到电台船上,告诉同志们马上起航继续前进,并提及军长所乘轮船掉在我们后面的情况,大家哎呀了一声!流露出一点后怕的惊喜之情。


    军前指到桃花岛61师师部后,即展开了工作。检查了解部队战前准备情况以及各种保障计划的实施措施,是否落实。我们主要帮助师通信科拟制、修订通信联络保障计划,搞好通信分队战前训练,提高渡海作战的通信保障能力。


    渡海作战,是新问题,运载工具又是古老的木帆船。为充分作好战前准备工作,上级才推迟对舟山群岛发起攻击的时间。


    1950年5月14日,我随科长下岛去宁波参加会议,拂晓在穿山半岛的郭巨附近登陆。途经柴桥镇时,听到舟山敌人逃跑的消息。惊喜之中,还是半信半疑。到宁波后知敌人确已逃遁。情况骤变。会议取消。


    为解放舟山群岛,全歼守敌,我军将士同仇敌忾,斗志昂扬,求战心切,部队战前演练热火朝天。军前指进驻桃花岛前后业已半年,时时盼望着攻克舟山本岛,与兄弟部队胜利会师,引吭高歌,共庆胜利。何曾想到,凭借海、空军优势,欲固守舟山之敌,在我强大的解放军威慑下,恰在我们下岛之际,竟灰溜溜地逃跑了。在欢呼胜利的喜悦中,总觉得这一结果,似乎给我留下了美中不足的遗憾!

 

转自中国人民解放军原二十一军通信兵老战士文集【难忘岁月】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