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解放战争时期
莱芜战役中一纵通信联络的回忆
时间:2014-10-27 11:12:15 供稿: 浏览:233

     一九四七年二月十日晚,我华东野战军北线各纵队分三路隐蔽北上。在北上途中,敌情不断变化,我部先后组成左、中、右路军和东西两个突击兵团。我第一纵队和第六纵队一部攻歼莱芜城守敌,六纵一部攻歼吐丝口守敌。其它纵队的任务,随战况变化而变动。   

      当时我们各路纵队与陈、粟指挥部(在临沂)距离较远,且部队处于运动之中,故以无线电联络为主,沟通各部之间的联络。我纵当时开设三部电台:第一台对陈、粟指挥部;第二台对兄弟纵队;第三台对本纵队的四个师和后方,与此同时,我们还开设了侦听台。

      二十日晚,我纵发起对莱芜之敌的外围进攻,以有线电话为主沟通了与参战的四个师及攻歼吐丝口第六纵队之间的联络。当夜,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攻克了莱芜城西、北郊外各要点和矿山制高点。我纵进至矿山脚下后,利用矿山视野开阔、隐蔽性好的地形、设立了观察所,及时观察敌人动态并电告指挥部。随即,我们经小洼向北与东突击兵团、第八纵队等兄弟部队沟通了有线电联络。为了确保有线电通信的稳定,加强线路维护,我们对部分地段进行了埋设。

     二十一日拂晓后,莱芜之敌在空军掩护下,向矿山我军阵地进攻,企图夺回矿山制高点。敌机在我阵地上空来回轰炸扫射、敌军反复与我军争夺。在我纵各部队的协同下,敌遭重大伤亡。下午,我们从矿山观察所看到,莱芜城敌军约四个营的兵力,在数十门重迫击炮掩护下,向莱芜以北小洼阵地的我部进攻,战斗打得十分激烈,伤亡甚大。此后,我一师和东线兵团及第八纵队密切配合,东西夹击,敌人败退回莱芜。二十一日的战斗,我纵的有线电通信经历了一次严峻的考验。

     二十二日,莱芜以南之敌全部撤至莱芜城内。据矿山观察,敌人入城后十分混乱,空中盘旋着敌机,惶惶不可终日。我纵电台队长秦基同志,用谭启龙同志在浙东缴获的收信机,经细心调试,听到敌机正与地面敌军用暗号联络。

     二十三日晨,我们观察到,敌军分二路平行向吐丝口方向出击,先头部队快到小洼时,我纵与东线突击兵团、第八纵队同时出击,阻敌前进。十时,敌机人员向济南报告:  “吐丝口外围,着黄、灰色军服的部队已混一起”。紧接着,我们又收到王必成司令关于敌已被歼,正在疏散俘虏、清扫战场的电话。同时,我们还接到陈粟指挥部的电报,×已令第七纵队不顾敌机扫射轰炸,以营为单位向莱芜方向跑步前进,其纵队部到后,在宿家庄迅速投入战斗。我即派参谋带架线班向宿家庄架通了有线电话。十二时,七纵首长与叶司令通了电话,通完话不久,七纵的一团向莱芜城发起进攻。十四时,我们收到敌机向济南的无线电话报告:  “莱芜城内已无战斗,城北战斗在继续,因尘土影响视线,无法识别详情。”

      二十三日下午十七时,莱芜战斗结束,当我和叶司令走出阴暗寒冷的掩体,受到日光的照射,顿感浑身穿过一股暖流。叶司令说:  “这次战斗有线、无线及其它通信联络与陈粟指挥部、各纵及我纵所部都能保持顺畅、及时、准确,任务完成的不错”。我说主要是首长的关怀和支持,各兄弟纵队的主动配合和通信分队的努力。叶司令笑了笑对我说:  “你也有功嘛!”后来,部队休整时,在庆功大会上,我因建设通信联络创立功绩荣记小功一次。

     四十年后的今天,我读军报二月二十日关于莱芜市军民以各种形式纪念莱芜战役胜利四十周年的报道,不由想起当年浴血奋战的情景,仿佛看到了架线路、拍电报,为首长保证准确及时畅通的联络而积极工作的场面,激动之余,对当时我纵的通信工做了个简要的回忆,作为我对胜利的纪念。               

                                                                                                                       1987年2月27日  于武汉

注“本文摘自新四军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通信兵史料回忆选编]第四辑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