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时期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红色电波   > >  解放战争时期
周副主席主持召开通信保密会议
时间:2014-10-27 11:12:15 供稿: 浏览:221

 

   1948年1月下旬,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同志在陕北米脂杨家沟村主持召开了一次通信保密会议,并在会上作了重要指示。我们俩当时在西北野战军司令部任通信科正副科长,参加了这次会议。时间虽然过去40余年了,但会议的情景至今仍历历在目,周副主席的指示犹在耳边。   


    这次会议是在我西北野战军经过十个月的艰苦奋斗,相继取得了青化砭、羊马河、蟠龙三战三捷和沙家店战役辉煌胜利的情况下召开的。当时,我军正处于由内线作战转入外线作战的历史转折时期。但是,由于对无线电通信保密工作重视不够,机要通信工作未能及时跟上形势发展的需要,出现了一些失泄密现象。特别是敌人对我军进行无线电测向侦察,更加暴露了我们在无线电通信保密方面存在的问题。如1947年10月,我西北野战军指挥机关进驻子洲县马蹄沟村的第二天下午,领导同志正在开会,突然敌机袭来,往村子里投弹轰炸,炸弹落在彭德怀司令员的住处和电台的大院内,把天线炸断,彭司令员窑洞里的大锅也震动了。虽然没有造成损失,但引起了彭司令员的高度重视。他把刘克东同志找去说:敌人是想摧毁我们的指挥机关和通信枢纽,可不能马虎呀!接着他又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敌人的飞机跟得那么紧,盯得那么准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原因,你们要认真研究一下。不久,我们在清涧战斗中缴获了敌人一部无线电测向台,还俘虏了测向员。三科立即派参谋向明华审讯了俘虏。该测向员供认:从他们向我陕北重点进攻以来,就千方百计对我军电台进行测向侦察。3纵队由晋绥来陕北参战,每天的行军路线、所到的具体位置均被测获。这次,他们发现我军在马蹄沟方向的电台活动频繁,判断我军可能在开高级军事会议,便派飞机轰炸。我们把这个情况分别向参谋长张文舟和彭司令员作了汇报,彭司令员指示我们,马上把俘虏的敌测向员及缴获的测向台送交党中央。


    党中央对此十分重视,就在中共中央前委扩大会议结束不久,周恩来副主席于1948年1月下旬,在米脂杨家沟村他住的窑洞里,亲自主持开会研究如何搞好通信保密工作。参加会议的有军委三局局长王诤、机要局局长李质忠、三局副局长王子纲、中央支队第一大队负责人崔伦、西北野战军参谋长张文舟、通信科科长刘克东和副科长朱仕朴。


     正准备开会时,毛泽东主席来了,周副主席高兴地站起来说:“毛主席来看我们了!”到会的同志也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你们开会呢?”毛主席问。


    “快要开始了。”周副主席答。
 

    “好。”毛主席笑容满面地说:“我来看看同志们。”大家热烈鼓掌。


     当时刘克东同志正在门口站着,毛主席进来时,首先同他握手,亲切地问他的姓名、年龄、干什么工作。问一句,还摇一摇紧握着的手,说道:“你们辛苦了!”这亲切的问候,使我们不知怎样回答才好,眼里闪着激动的泪花,内心里感到十分惭愧。我们身为通信工作干部,没有把工作做好,而叫毛主席、周副主席操这么大的心。


    毛主席同与会的同志一一握手后说:搞好通信保密工作很重要,周副主席召集大家开会,有什么问题你们好好研究解决。


    大家鼓掌目送毛主席离开了会场,座谈会就开始了。


    周副主席说:机要通信工作在战争中十分重要,通信保密工作最近出现的一些问题,大家都已知道,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摆脱敌人的侦察,变被动为主动,办法还是要大家想。然后周副主席请张文舟参谋长通报了敌人重点进攻陕北以来对我电台进行测向和侦察的情况。接着,与会同志分别发了言,列举了无线电通信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比如党政军电台混杂,互相牵扯;密码、频率、呼号老一套;机器信号声和手法老调子,一听便知道是我军电台;有的报务人员不遵守通信纪律等。并针对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一些改进的措施。


    周副主席很注意听每个同志的发言,有时在本子上记,有时点点头,有时插上一两句话,有时凝神思考,有时提出个问题让大家研究回答,始终全神贯注,使会议开得既严肃认真,又十分活跃。


    座谈会结束前,周副主席作了小结。这个小结,既高度概括,又生动具体,抓住要害。他把小结的内容概括成四言八句:划清系统,调整人员;改装机器,变换手法;模仿敌人,多种呼波;严守纪律,加强保密。他说:加强保密这一句是中心思想,是总的要求,其他七句是具体措施,还逐句地作了解释。


    在讲到调整人员这一句时,周副主席说:报务员要调台,使敌人抓不住规律。说到这里,他又派人把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同志请来,当面交代说,有个牵扯到干部的问题,政治部要关心通信工作人员的政治情况,帮助通信部门把通信队伍建设好。


    周副主席在小结的最后说:我们常说要千方百计,就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摆脱敌人,大家在这次会议上想出了很多办法,但情况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不能一劳永逸,要不断发现新问题,积极动脑子,吸收群众的智慧,解决新问题。要搞好通信保密工作,首先通信部门必须重视,特别是领导更要重视。毛主席很关心这项工作,我相信同志们一定能够把它搞好。


    杨家沟会议一结束,我西北野战军立即在绥德的吕家沟村召开了旅以上单位通信科长会议,具体研究贯彻落实周副主席召开的通信保密会议精神。会议由张文舟参谋长主持,王诤、李质忠局长、王子纲副局长都到会作了指示。


    正当会议在热烈讨论时,彭司令员也临时决定参加我们的会议。他在讲话中强调了通信工作要迅速、准确和保密,要贯彻到战役、战斗的全过程,保证指挥的不间断性和稳定性。还指出,要做到迅速、准确、保密,通信人员负有重要责任,指挥员也有一定的责任,尤其是保密工作,有的必须指挥员下决心才能做好。彭司令员根据以往的作战实践,从指挥员的角度提出了一些保密措施,如在战斗打响之前,一律不使用无线电通信。


    会议根据周副主席的指示和彭司令员的讲话精神,对我们过去的工作进行了全面检查,总结了经验教训,制定了今后通信工作的组织原则和保密规定。


    杨家沟通信保密会议的精神在部队传达贯彻之后,极大地鼓舞和教育了我们全体通信工作人员,并在以后的通信工作中坚持和贯彻了会议精神,努力把保密工作做好,保障了战役战斗的顺利进行。1948年2月24日至3月3日的宜川、瓦子街战役,就是认真贯彻通信保密会议精神的范例。


    在围宜打援计划确定之后,我军根据杨家沟会议精神,采取了严格保密措施,决定各部队在接触敌人之前一律不使用电台联络,各纵队接受战斗任务改为当面授予,向远在山西的2纵队传达任务,也由骑兵通信员到预定渡河的禹门口面送。骑兵通信班长韩立华在途中遇到顽敌,自己在负重伤的情况下,果断、灵活地掩护和指挥战友按时把命令送到了2纵队。我军在无线电静默的同时,又组成了周密的有线电通信网。团以上单位都沟通了相互间的联系,保证了部队进入阵地前的战斗部署,并随着战斗发展的进程跟进架设。我军的无线电静默,使胡宗南无法摸清我们的情况和兵力部署。当我围城部队将宜川守敌包围起来,陆续攻占外围各据点后,胡宗南命令宜川守敌坚守待援,又命令敌整编29军军长刘戡率整编27师、90师共4个旅4个团的兵力驰援。28日进入任家湾、丁家湾地区,遭到我阻援部队正面打击时,仍然错误判断我军主力是攻城,阻援部队最多也不过一个纵队,阻挡不了他们大军驰援。直到29日8时,我军无线电全部开放,胡宗南才发现他的援军已陷入我军的重重包围,成了瓮中之鳖。经过30小时的激战,我军全歼援敌,接着攻克宜川,取得了歼敌2.948万人的重大胜利。


    周副主席关于通信保密工作的亲切指示,一直鼓舞着广大通信工作者,对我军加强通信保密工作建设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今天,尽管技术有了新的发展,但周副主席有关通信保密工作的原则仍然放射着光芒。

 

注:本文摘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老干部回忆录(下),图片源自王铭慈博客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