炳辉之魂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罗炳辉:山东人难忘的“罗司令”
文章作者:郝建钧 时间:2014-10-27 11:15:22 供稿: 浏览:189

    近日,全国各大媒体均在《永远的丰碑》栏目里回顾了罗炳辉将军的事迹。罗将军长眠在临沂市华东革命烈士陵园,他与山东、与临沂老区人民有着深切的渊源——

    清明节将至,记者冒着微微细雨,来到临沂市华东革命烈士陵园。陵园里一片寂静,主碑塔东边一座高11米、十字形叠四面体塔式墓,下面长眠着我国36位著名军事家之一、被朱德总司令称为“两脚骑兵”的罗炳辉将军。周围的丛丛松柏,在春雨的滋润下显得格外青翠。

    不能让罗司令的遗体遭敌人践踏

    罗炳辉戎马一生,历任红十二军军长、红九军团军团长、新四军二师师长、新四军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等职,于1946年6月21日在苍山县兰陵镇病逝。当时战况紧急,陈毅军长在临沂为其主持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临沂10万多军民沉痛送葬英灵。当晚,陈毅怀着悲痛的心情,写下了《悼罗炳辉将军》的长诗,记述了他们之间的深厚情谊和罗炳辉的卓越功勋。遗体先是放在临沂城文庙灵堂内,1950年,临沂修建了烈士陵园,罗炳辉的遗体迁葬于陵园内。华东革命烈士陵园宣传处主任刘涛介绍,在此之前,罗将军的遗体几经坎坷,是沂蒙人民冒着生命危险才得以完整保存下来的。

    1947年初,国民党广西李天霞部队进犯临沂。因罗炳辉在淮南一带曾与这个部队作战多年,丧尽天良的国民党部队竟然把罗炳辉的遗体挖出来,用绳子把尸体倒吊在一棵槐树上,用刀刺、用枪打,还威逼群众去看。乡亲们不忍看,一哄而散表示抗议。敌人见吊在树上没有人看,就又把遗体放下来拖着游行。

    国民党部队的暴行激起了沂蒙人民的无比愤慨。不能让罗司令的遗体遭敌人践踏!6月的一个晚上,敌人把罗司令的遗体抛在汾河沙滩上。住在河边的渔民卢建功假装下河打渔,把一张短柄铁锨包在网里出了家门。天黑后,他在河边沙滩上挖了一个坑,把罗司令的遗体重新掩埋了。由于时间仓促,慌忙间没把绳头埋严,又加上盖的新沙,结果第二天让敌人找到了,罗司令的遗体又被挖出来摆到了河滩上。后来,张德法、朱子盛和卢建功等人商量,趁着夜深再次去埋葬罗司令的遗体。为了便于日后寻找,他们把那根窑绳拉长,浅浅地埋在沙下,又在正西河堤上选了一棵树作为标记。说也凑巧,埋了遗体后下了一场雨,河里涨水把河滩冲平,敌人就再也找不到了。全国解放后,部队派人到临沂找到当时埋葬罗炳辉的几个人,按着标记终于找到了罗司令的遗体。

    沂蒙渔民眼中的“罗司令”

    罗炳辉在战场上叱咤风云,对老百姓却很亲切,平易近人。临沂东关居委会已过世的卢建功老人曾与罗炳辉有过一段难忘的交往。他的儿子卢秀江介绍说,他家代代靠打鱼捞虾维持生活,父亲在世时经常提起与罗司令见面的事情,一直念念不忘。

    1945年冬季的一天,卢建功家来了个又高又胖当官的,一进院就坐在大磨边的石头上和卢建功拉家常。“我们这个军队好不好?”他和气地问。“好!好!哪个军队都好,就是俺老百姓不好。”卢建功不知道他是什么军队,就这样劈头盖脑地说。卢建功的老伴怕得罪了当官的,赶紧说要给烧开水喝。这人却和蔼地说:“家里有柴禾吗?不止我一个人。”并用手指外面的土兵。卢建功看他不但谈话和气,而且还关心士兵,心里就有些放心。等他走后,才知道他是罗炳辉司令。不久,罗司令派了一个副官向他借船,卢建功说:“给俺弄一斤棉花来就有船了。”罗司令立刻派人弄来了棉花。卢建功给他们来回渡了一个早上,第二天乡亲们又从各处找来了三十来只船。

    渔民们来回为部队运送物资、弹药、军队和伤病员。开始,他们和部队一样,每天吃两餐。后来顶船的任务越来越重,日夜摆渡,因此两顿饭就挨不到时候了。大家就推选卢建功去找罗司令反映反映。卢建功到司令部一看,罗司令身边挤满了人,又是说话又是看字,忙得不可开交,心里不忍麻烦他,转身要走。罗司令眼尖,一眼看见他,说:“老卢,你别走,有事找我吗?”“一点鸡毛蒜皮的事,就不麻烦您大人了。”“老卢,有啥事你尽管说吧,给我说比给别人说更牢靠!”罗司令笑呵呵地说。他见罗司令十分亲切,就把大伙的要求说了。罗司令说:“你反映的这个情况很好,怎么是鸡毛蒜皮呢?”接着又说:“这是大事,肚子吃不饱不能撑船。”于是马上宣布:“从现在起,你们改吃三顿!”这件事让乡亲们非常感动,后来听到罗司令逝世的消息,许多船工失声痛哭。

    穷山沟里走出的“神行太保”

    1897年12月22日,罗炳辉出生于云南省彝良县大河区阿都乡偏坡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里。他在《祭父文》里这样形容自己的家庭:“顾四壁萧然,瓶无余粟,成群儿女,膝下依依。号寒啼饥……”11岁那年,一个乡村恶霸从他家门口走过,恰巧被他向外泼的水弄湿了衣服,恶霸不由分说,揪住罗炳辉父子大打出手。次年,一名恶霸又以莫须有的罪名敲诈罗家,罗炳辉气不过,一纸诉状将恶霸告上法庭,县衙却一纸判令判罗家败诉,血气方刚的罗炳辉想要讨回公道,于是萌发了当兵的念头。

    罗炳辉用12天时间徒步数百公里走到昆明,先后做过木匠、伙夫、马夫,一次偶然的机遇,终于在当时的云南王唐继尧部当了兵。由于他吃苦耐劳,不久就被提升为三等中士。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罗炳辉在国民党军队中遭到排挤。

    1929年7月,罗炳辉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1月,他率领吉安、吉水、泰和等8县靖卫队1000余人举行了著名的吉安起义。这次起义是在中国革命处于低潮时,从强大的敌人营垒中冲杀出来的,因此显得十分可贵。毛泽东称他为“一心追求真理的将军”。

    长期的革命斗争使罗炳辉的健康状况日下。1946年4月,中央军委任命罗炳辉为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员,由于前线形势紧张,罗炳辉不顾自己的病尚未痊愈,便赴前线与陈毅军长共同研究对敌策略,亲自指挥部队拔除了伪军和国民党军在枣庄的据点。罗炳辉几次昏倒,l946年6月21日,他在由降县返回临沂途中,突发脑溢血,在苍山县兰陵镇逝世,时年49岁。枣庄战役由此成为这位将军32年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仗。出征前罗炳辉曾说:“我受党长期的培养和爱护,这次重上前线为党为人民捐躯,也是完全值得的……我毕生没有打过败仗,在我牺牲前,我还要再打一次胜战,作为我对党的最后一次献礼。”将军不幸用自己的生命,实现了他对党的最后誓言。

    罗炳辉的一生充满着传奇色彩,在中央革命根据地的5次反“围剿”斗争中,他率部屡建奇功,曾在一天之中连夺两座县城。后来,美国著名记者尼姆·韦尔斯(斯诺夫人)在延安听到他的传奇故事后,称他是“神行太保”,并感叹地写道:“罗炳辉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是一个智勇兼全的人物……”

    “戎马三十载,将军滇之雄。反袁到北伐,起义赣江红。抗日君迈进,饮马江南北。苏鲁驰劲旅,日伪告溃灭。六载苦纠缠,疾病多磨折。革命不自惜,一朝痛永诀。”这是陈毅所写《悼罗炳辉将军》中的一节,概括了罗炳辉奋斗的一生。罗炳辉生前曾多次讲过:“人生最快慰的是真正勇敢地牺牲个人一切利益,最热忱努力地为民族独立、自由解放而斗争,尤其是要为劳动大众的解放和利益,以真理、正义、公道为人类的幸福而斗争。”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