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文选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研究文选
罗炳辉率“战略骑兵”两次转战云南
文章作者:陈祖英 时间:2016-12-9 16:13:20 供稿:2016-11-07 云南日报 浏览:301


长征时期的罗炳辉将军

1935年4月17日,镇雄县长电告龙云,红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率二千红军,准备攻城


 


作者:陈祖英 中共云南省委党史研究室

罗炳辉将军(1897-1946),云南彝良人,是中央军委确定的中国人民解放军36位军事家之一,也是云南籍唯一获此殊荣的将军。红军长征期间,时任红九军团军团长的罗炳辉,率部两次进入云南,攻镇雄、占宣威、取会泽,经树桔渡(今东川市境内)渡过金沙江,掩护中央红军摆脱了尾追的敌军,受到党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嘉奖,被誉为“战略骑兵”。

一进云南,佯攻镇雄,掩护主力回师黔北

1934年10月16日,罗炳辉率红九军团两个师1万余人离开江西会昌朱兰埠,踏上了漫漫征途。到1934年12月,在突破国民党军队的第4道封锁线后,中央红军已从出发时的8万多人急减为3万多人,红九军团也伤亡大半,被迫将原有的两个师缩编至3个团。12月11日,红军占领湘桂黔边境的通道县城,而敌人已经在红军前进道路上以重兵布下口袋阵。这时,毛泽东力主红军改变北上会合红二、六军团的原定计划,改向国民党统治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以摆脱敌人。毛泽东的主张得到大多数中央负责同志的支持。1935年1月7日,红军攻占遵义,1月15日至17日,中共中央在遵义举行了具有伟大历史转折意义的政治局扩大会议,初步纠正了王明“左”倾教条主义的错误,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

1935年2月3日,中革军委决定“向川滇黔三省交界处之分水岭、扎西、水老(潦)、水田寨地域集结待命”。2月4日,罗炳辉率红九军团向威信县扎西镇挺进,这里离他的老家彝良不远,从1915年离家参加滇军,已整整20年没有回过家的罗炳辉,为了革命事业,与家乡擦肩而过。

中央红军进入云南威信后,在扎西地区辗转活动10余天,召开了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扎西会议。扎西会议后,面对敌人重兵围堵的局势,中革军委果断作出了回师黔北的决策,命令红五、九军团“担任佯攻和迷惑滇敌”,以掩护红军主力向东南转移的任务。罗炳辉立即率部向镇雄县东北的军事要道大湾子发动佯攻,滇军守敌鲁道源部误以为红军主力将进取镇雄,命部下退守县城,并急电要求增援。正当敌军调集各路人马赶来围歼红军“主力”之际,真正的红军主力早于12日撤出扎西,向川南的石厢子、养马司东进,奔向贵州雪山关。

红九军团一进云南,出色完成了迷惑、牵制敌人,掩护党中央、红军主力实现转移的任务。随后,根据中革军委的命令,罗炳辉率红九军团离开云南进入贵州,于2月底至3月下旬先后转战娄山关,佯攻绥阳,在遵义、桐梓一线钳制敌人。

1936年罗炳辉(右)与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合影



1935年2月9日《民国日报》刊出蒋介石针对红军领导人颁布的“擒斩赏格”

乌江诱敌,独立作战,菜子坳设伏歼敌

中央红军四渡赤水,在黔北数度摆脱敌人的尾追。为了彻底摆脱尾追的敌人,中革军委决定让红九军团佯装主力,把敌人“牵走”。3月29日,罗炳辉率红九军团伪装成红军主力在乌江以北的金沙和马鬃岭一带大造声势,形成红军要到湘西去和红二、六军团会合的态势。蒋介石急忙调兵堵住红军北渡长江和到湘西的去路。而此时,中央红军主力已在乌江架起了浮桥,开始迅速渡江。至4月1日,除红九军团外,红军主力全部渡过乌江。

由于国民党军封锁了渡口,浮桥亦被破坏,红九军团被阻于乌江以北地区,孤军奋战,处境十分危险。为了摆脱被动局面,4月4日,红九军团在贵州省金沙县老木孔以南20里的菜子坳设伏,击溃黔军尤国才部5个团,歼敌3000余人,俘其副团长以下官兵1800余人,缴获步枪1000余支。菜子坳战斗是红军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战役,不仅消灭了当面之敌,而且粉碎了敌10多个团的包围,迫使川军20个团不敢前进,迟滞了敌人对中央红军6个师的行动,使党中央和红军主力能从容不迫地经黔西南向滇东挺进,也为红九军团甩开敌人创造了条件。此后,红九军团又于4月9日攻占黔西北川盐集散地重镇瓢儿井,打开盐仓将盐分发给群众,在此休整三天,宣传发动群众,补充给养,扩充新兵300多人。

几经征战,罗炳辉威名大振。据1935年2月9日云南《民国日报》公布的所谓捉拿中国共产党和红军主要领导人的“赏格”,其“赏格”分别为:“(一)朱德、毛泽东、徐向前,生擒者各奖10万元,献首级者各奖8万元。(二)林彪、彭德怀、董振堂、罗炳辉,生擒者各奖8万元,献首级者各奖5万元。(三)周恩来、张国焘、项英、王稼祥、陈昌浩,生擒者各奖5万元,献首级者各奖3万元。”敌人把罗炳辉的“赏格”与林彪、彭德怀、董振堂并列为同一等级,列为第二类,足见敌军对他的恐惧程度仅次于朱德、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

二进云南,不开一枪,占领宣威县城

1935年4月23日,红九军团离开黔北,向川滇边境进发,25日,由富源县二次进入云南。此时,中央红军主力已到达沾益一线。两支红军入滇,敌人大为惊恐,遂调重兵追堵。为掩护红军主力向曲靖、马龙、寻甸方向前进,罗炳辉按军委命令,继续担负起诱敌的重任。4月26日,红九军团佯设红军主力番号,拉长队伍,挥舞红旗,伪装主力北上,经沾益罗利村、永安铺、小鸡街进入宣威县境,27日,占领了离宣威县城仅30多里的板桥镇,敌人闻风丧胆,纷纷逃进宣威城。当晚半夜,红九军团先头部队己追到宣威城下,城里的土豪、民团吓得魂不附体,宣威县长陈其栋连夜弃城逃走,红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这座滇东北重镇。

4月28日,红九军团在宣威县城召开群众大会,宣传红军主张,枪毙了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的狱吏龙包包和恶霸黄二稿;把没收地主、豪绅的粮食900多石、火腿5000多支、火腿罐头10000多筒分给穷苦百姓,穷人们欢呼雀跃,青年人纷纷报名参加红军。这一天,红九军团还缴获了龙云运往昭通发给滇军安恩溥旅的军饷和装备120多匹骡马的银元和军用物资。

占领会泽,渡江防卫,掩护红军主力摆脱敌军围追堵截

红九军团占领宣威后,敌人大为震惊。为把云南境内的滇军引向滇东北,红九军团奉命于4月30日翻过宣威与会泽交界的梨树垭口,进入会泽县大水塘,渡过牛栏江。5月2日,红九军团包围了会泽县城。

会泽县城墙高大坚固,易守难攻。会泽县长杨茂章和反共委员会主任刘善初,一面急电向龙云求援,一面强行各区乡抽壮丁约千余人,会同民团死守县城。红军考虑到守城壮丁都是受压迫的穷人,也考虑到城里百姓的安全,便与活动在会泽的中共地下党组织联系,决定以政治宣传攻势夺取会泽县城,罗炳辉军团长亲自喊话,县长杨茂章在红军的宣传攻势下,假意谈判,拖延时间,企图等待龙云派援军到来,罗炳辉识破他的诡计,下令攻城。杨茂章号称“固若金汤”的会泽城,很快被红军攻破。

红军占领会泽城,群众竭力要求红军严惩县长杨茂章和反共委员会主任刘善初。5月3日,红军召开万人大会,处决了百姓深为痛恨的杨茂章、刘善初,并把没收来的积谷、盐巴和布匹等分给贫苦群众。共产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迅速在川滇边界扩大,广大贫苦百姓也十分欢迎和支持红九军团,为红军筹办了大批粮食、猪肉和蔬菜,妇女帮助红军战士缝洗衣服,缝制军装、夹被、挂包、子弹袋,做布鞋草鞋……在短短几天内,筹款达10万余元,有1500多人加入红九军团。会泽是红军长征中扩红比较多的地方。

5月5日,红九军团离开会泽向西挺进,5月6日,从树桔渡口顺利渡过金沙江。渡江后,军团电告中革军委,受到中革军委嘉奖。这时,红军主力正在禄劝皎平渡抢渡金沙江,按照中革军委的电令,5月7日至12日,红九军团又沿江而下,沿途销毁所有船只,严密防守,保证红军主力在皎平渡胜利渡过金沙江。

5月21日,完成牵敌阻敌任务继续北上的红九军团在四川西昌礼州与中央红军会合,至此,罗炳辉将军率红九军团执行牵敌任务,独立作战50余天,穿越黔、滇、川三省的17个县,转战数千里,在远离红军主力的情况下,面对强大的敌人,孤军奋战,经历大小战斗20多次,斩关夺隘20余处,不仅胜利完成了党中央交给的任务,而且还保存和壮大了队伍,充分显示出了罗炳辉作为军事家的胆略和才华。

1935年5月6日,罗炳辉告别云南,此一去,他再也没有回来,但将军英名,已垂青史。

2016年10月2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长征这条红飘带,是无数红军的鲜血染成的。艰难可以摧残人的肉体,死亡可以夺走人的生命,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动摇中国共产党人的理想信念。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