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文选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研究文选
罗炳辉将军在鲁南的战斗岁月
文章作者:李海流 时间:2016-12-9 16:29:14 供稿:本站 浏览:234

 

罗炳辉将军是一位统率千军万马、屡建战功的杰出军事家,是建国后中央军委认定的36个军事家之一,也是云南籍唯一获此殊荣的将军。毛泽东评价他“战争经验丰富,有军事才能,很会打仗”。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罗炳辉曾以八路军副参谋长名义,在八路军武汉办事处从事统一战线工作。1939年1月,罗炳辉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司令员。5月任第5支队司令员,率部开辟皖东抗日根据地。1940年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第5支队司令员。1941年起任新四军第2师副师长、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等职,率部转战于淮河以南、长江以北的津浦铁路两侧,积极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为巩固和扩大淮南抗日根据地作出了重要贡献。在解放战争中,他从皖南转战鲁南,在枣庄指挥了界河伏击战、韩庄战役、枣庄战役……谱写了一曲曲壮歌,回溯历史,让我们追溯他在鲁南的战斗岁月。


 

由淮南移师鲁南首战界河

 

抗日战争胜利后, 国民党蒋介石积极准备发动全面内战, 中共中央不得不以革命的两手反对反革命的两手。政治方面同意由张治中、周恩来、马歇尔组成“三人军事小组”,监督停战协定的执行; 军事方面制定了 “向北发展,向南防御”方针,作出了“发展东北, 巩固,坚持华中”的部署。

根据中央的战略部署,1945年9月,罗炳辉任新四军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奉命从淮南北上鲁南,执行新的任务。1月底,罗炳辉率部抵达山东滕县东北的龙阳集结,为新四军首批入鲁部队。这时,蒋介石调集的军队正沿津浦、平汉铁路北进。其中,由伪军第3方面军改编的国民党第5路军吴化文部由徐州进至山东滕县。新四军第8师、罗炳辉第2纵队的第5、第9旅奉命在滕县界河地区伏击。

11月2日夜,新四军、八路军各部队按命令进入各自地域,隐蔽待命。3日8时许,吴化文部先头部队由在济南投降的日军1个大队为掩护,沿津浦铁路以西公路北进。下午1时,吴化文部后卫离开北界河13公里,罗炳辉命13团派第1营直插北界河。盘踞北界河的1连守军招架不住突然袭击,退回南界河据点。13团顺利占领了北界河,斩断了吴化文部南逃之路。此时,8师、5旅、9旅遵循罗炳辉的指挥,放过为吴化文部开路的日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从公路两侧山上冲下来,分割围歼吴化文部。吴部被打得晕头转向,有生力量大部被歼,第6军军长于怀安等纷纷缴械投降。吴化文丢下部队,由几十名亲信卫士和骑兵护卫,飞奔逃进日军队伍里。两个多小时的伏击战, 歼灭吴化文部3000余人。界河伏击战是罗炳辉在陈毅司令员统一指挥下周密部署的结果,也是罗炳辉指挥第2纵队由淮南到达鲁南后的第一个大胜仗。

 

 

攻克韩庄守住山东南大门

 

界河伏击战后,罗炳辉指挥第5旅第13团继续围攻吴化文部第7军的1个团和土顽约1300多人据守的南沙河。敌人大部被歼,少数突围者被14团和8师俘虏或击毙。

打下界河,津浦铁路中段南到滕县、北至兖州20多公里地域被我军控制,蒋介石沿津浦路运兵北上的计划破产了。11月11日,毛泽东接到陈毅关于界河伏击战的报告,即以中共中央名义发电报向津浦前线指挥部表示祝贺,同时要求:“为准备战胜敌人必然要来的大举进攻,除集中与整训部队外,必须创造更广阔的战场,向南北扩展铁路线的占领区,拔除临、滕、邹、兖地区的据点……”陈毅召集界河战役参战部队团以上干部开会,传达中共中央的贺电后指出,国民党陈大庆的第19集团军已由徐州进至临城(今薛城)一带,我们必须从全局考虑,准备打大仗,扼制敌人北进行动,掩护八路军主力在华北的战略展开。会后,罗炳辉指挥第2纵队向南行动, 投入反击陈大庆军的战斗。

根据山东野战军指挥部命令,罗炳辉指挥第2纵队在新四军第7师第19旅配合下,11月25日晚向临城、韩庄等据点发起进攻。当晚至次日上午攻占了临城外围据点,破坏了临城至滕县、徐州、枣庄间的津浦、临枣铁路,完成了对临城、韩庄的包围。26日下午8时,陈毅和罗炳辉向担任主攻韩庄任务的第4旅第10团团长吴华夺下达电话指示:“迅速打下韩庄,坚决消灭拒不投降缴械的日伪军,关住山东南大门。只能胜,不能败,速战速决!”

26日晚8时,我第2纵队第4旅第11团的1个营炸毁了韩庄南的运河大铁桥,截断韩庄敌人逃路,徐州敌人也无法增援韩庄。吴华夺抓住战机,带领两个营和兄弟部队猛扑韩庄。敌伪军司令张来宇,还有镇内未降的日军依仗四周的壕沟和碉堡固守顽抗。我军先后组织六次冲锋皆未取胜,黎明时分天降大雨,罗炳辉亲临战场指挥韩庄战役。在他的指挥下,我军抓住这个大好时机迅速组织冲锋队。每位队员头顶八仙桌,桌上覆盖棉被,由于雨大裤子都浸透雨水。腰别手榴弹,手端机关枪的冲锋队员们,以这样“奇异”的装束,冒着敌人密集的炮火冲进敌阵,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效果,打得日伪军们措手不及,后续大部队随即跟上,痛打落水狗。困于韩庄的日伪1个中队自动放下武器,伪军张来宇部800余人大部被歼,残部企图逃向徐州,因大桥被毁而纷纷坠入运河身亡。战后,罗炳辉在4旅旅长朱绍清、政委高志荣陪同下到10团视察,高兴地对吴华夺和指战员们说:“你们打得好,打得漂亮,我们占领了韩庄,就把住了山东的大门呀!”

新四军占领韩庄后,在陈毅统一指挥下,罗炳辉具体指挥第2纵队向徐州来犯之敌反击,迫敌国民党军退缩徐州城内。1946 年1月13日,国共两党签订的停战协定生效,津浦线的战役暂告结束。

 

 

生命中最后的枣庄战斗

 

1946年1月,新四军军部与山东军区机关合并,5月,罗炳辉被任命为新四军第二副军长兼山东军区副司令员, 协助陈毅军长在鲁南前线指挥作战。就在共产党为争取和平、实现停战而奋斗时,蒋介石却暗地里紧锣密鼓,调集人马,将其远离前线的部队主力秘密运送到解放区边缘的战略要地。

1946年5月中旬,山东形势骤然紧张。国民党在徐州、济南和青岛集中了三个正规军和收编的伪军共20余万人,还组织了大批“还乡团”,不断向山东解放区进行“蚕食”。面对这种形势,1946年5月30日,陈毅司令员电报中央:“我们拟就一个照会,分别致南京三人委员会及北平执行部,拟于5日送出,10日不得答复,即于11日开始夺取枣庄、泰安、大汶口、周村、张店、德州等城市。”毛泽东于5月31日电告陈毅:“告之你们已经用不着事先提出照会即可以动手攻取枣庄、泰安、大汶口等地,战况随时电报”。为了配合山东野战军反击国民党军队的大举进攻,山东省政府于6月5日发出《紧急指示》,要求县以上机关立即整顿组织,以便必要时转入战时状态。6日,省政府又发出《为反内战准备行动的命令》,并决定省府及直属单位移驻乡村办公。山东野战军各主力兵团,向盘踞在解放区的伪军发起了自卫反击战。

在鲁南,反击重点是盘踞在枣庄中兴煤矿公司被国民党收编的汉奸王继美部。1946年6月9日,遵照陈毅、罗炳辉的命令,山东野战军以新四军第7师、鲁南第8师一部共七个团的兵力,在第七师政委曾希圣、第八师副师长王吉文的指挥下,向盘踞在枣庄中兴公司内的王继美部发起进攻。战役发起的前一天,新四军第七师曾希圣政委,根据罗炳辉将军的指示,决定将驻在中兴公司内的3名美国代表接出矿外。为不暴露军事计划,就写了一份请柬,派市长张福林和公安局副局长马平开车以宴请的名义,将三位美国代表接了出来,安排在石碑一个斜井的地下室里保护起来。

为了给国民党发动的反革命内战以迎头痛击,用实际行动保卫解放区,罗炳辉召集参战部队领导讨论作战方案,亲率团以上干部实地考察敌情,一同制定战术战法。王继美盘踞的中兴公司位于枣庄市区的北面,我军控制的解放区在市区的南面,中间仅隔一条东西马路。根据战斗部署,新四军第7师第58、59、60三个团主攻东南面;第59团负责佯攻,牵制敌军;鲁南第8师负责主攻西南面。

6月9日下午5时整,“轰轰轰”几声巨响,东西南几个不同方向的坑道爆破成功,中兴公司的围墙被同时炸开了几个大缺口。爆破声就是全线总攻击的信号,进攻的阵地上枪炮齐鸣,指战员们乘着弥漫的硝烟和飞沙走石,从几个突破口同时向伪军冲去。晕头转向的伪军,这时才清醒过来,慌忙钻人防御工事进行还击。围墙被炸开之后,老奸巨滑的王继美自知大势已去,无心抵抗,就让国民党第19集团军副参谋长王刚在中兴公司大楼指挥部署抵抗,自己却来了个“金蝉脱壳”。他见北面进攻兵力“薄弱”,便指挥1000多名士兵从北门突围。前面以一个连的力量拼死冲杀,后面两个连紧随其后。先头突围的刚出北门就遭到伏击,跟在后面的两个连未达北门,就遭到从西面运动过来的第八师某团的堵击。

这时,设在中兴公司大楼内的伪军司令部已被一举拿下。经一夜激战,枣庄中兴公司被攻克,俘虏国民党第19集团军副参谋长王刚及部下1413人,可就是没查到王继美的下落。原来,王继美和警卫排事先换上便衣,外面套着士兵服,准备夹杂在士兵队伍里突出北门,一见前面队伍遭到堵击,就急忙向西北逃去,连拐了几个弯以后,钻进一条僻静小巷,脱下军装,躺在担架上,命四个护兵抬着,在身着便衣的警卫排保护下,趁混乱之机,窜出西门,向西南方向逃去。逃至薛城黑风口杏峪附近,被追兵截住,王继美见逃脱无望,就从担架上跳下来拒捕,被当场击毙。这个罪恶累累的汉奸,终于得到了应有的下场。

 



 

积劳成疾病逝鲁南

 

罗炳辉将军因长期的作战生涯,身患高血压,肠胃炎等多种疾病,却一直带病坚持工作。自从随陈毅率部入鲁后,一直协助陈毅指挥部队,转战鲁南。由于工作过于繁忙,身体状况日益不佳,经常头晕发烧。陈毅劝他离职休养,但由于形势始终紧张,工作任务繁重,他总不答应。对于他的身体状况,毛泽东也十分关心,在1946年5月20日给他的亲笔信中嘱咐道:“你身体有病,望多休养,留得青山是很要紧的。”可他总是不顾病痛,经常和大家一起,骑着战马奔赴前线,找干部谈话,召开各种会议,巡视工事构筑,有时竞累昏过去。枣庄战斗中,在峄县城的他彻夜未眠,始终关注着战斗的进展情况。6月13日,他来到枣庄,召集了新四军第7师、鲁南第8师和枣庄党政负责人会议,研究了枣庄战后重建问题。14日,罗炳辉在枣庄就当时国内形势和解散伪军等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采访。他指出,和平民主团结,是党在和平建国期间始终不变的方针。但是,和平的道路是曲折的,有阻碍、有困难。主要原因是国民党到处布置内战,阴谋发动向解放区的全面进攻。他还说,枣庄伪军王继美部被我解除武装,国民党反动派可能以此为借口向我进攻。所以,我解放区军民必须加倍警惕,密切注视动态,准备好自己的力量,为保卫和平、保卫解放区奋斗到底。

后来的几天里,国民党向解放区大举进攻的企图更趋明显了,他托宋时轮于17日赴临沂向陈毅汇报、请示工作。18日,血压很高的罗炳辉又患肠胃炎,高烧退而反弹,昏迷不醒。但只要他神智稍清晰便问:“有电报吗?”“有什么消息?”第3天,罗炳辉接受同志们的意见,回临沂治疗。21日早饭后,罗炳辉由峄县(今峄城)乘大卡车启程赴临沂,中午时至临沂市兰陵镇。不料,罗炳辉病情突然恶化,突发脑溢血,于6月21日17时逝世,时年49岁。

罗炳辉将军逝世后,中共中央于23日向中共华东局、山东军区司令部及罗炳辉的家属发来唁电,对罗炳辉的病逝表示沉痛哀悼。许多首长为他题词。其中周恩来的题词是“人民的功臣罗炳辉同志不朽”,朱德的题词是“革命到底死而后已,精神不死万古长存”,刘少奇的题词是“志在革命功在人民”。同时,华东局、新四军兼山东军区驻地临沂城各界人民群众、部队,为罗炳辉举行了隆重的遗体安葬仪式,对罗炳辉的逝世表示沉痛的哀悼。同日,鲁南党政军和社会各界分别在临沂、峄县城、滕县、枣庄等地纷纷为罗炳辉将军举行悼念活动。陈毅司令员在罗炳辉遗体安葬仪式上,号召鲁南军民紧急动员起来,继承罗炳辉将军的遗志,为打垮国民党反动派的武装进攻而努力奋斗。

罗炳辉将军用生命谱写了鲁南革命的英勇壮歌,为枣庄的解放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今年是罗炳辉将军在鲁南逝世70周年,特写此文以兹纪念。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