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文选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研究文选
罗炳辉将军抗战纪事
文章作者:未知 时间:2018-1-19 16:53:30 供稿:洪泽县政府 浏览:89

    在我们人民军队中,有许多大家熟知的英雄和将军。他们从所谓“泥腿子”出身,没有受过高等军事学校的教育和训练,但在长期的人民解放斗争中,他们掌握了丰富的武装斗争的经验,锻炼成为优秀的战士,成为人民所爱戴的英雄。他们的名字和人民的革命斗争结合得如此紧密,以至许多敌人常常用一些无稽之谈,把这些人民英雄的名字神秘化,造谣,污蔑,企图离间他们和人民的血肉联系。可是结果只有使这些名字所象征的革命影响,更广泛地在民间流传。

    罗炳辉将军就是这些人民英雄中的一个。他的名字在华中华南的人民中,就好象夏伯阳的名字在顿河流域一样,被广泛地传播着,感念着。正如所有的人民英雄一样,他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女。他将近五十年的生活,都在为民族解放、人民翻身鞠躬尽瘁。他是人民的儿子,又是人民的英雄。罗炳辉出身于贫苦的农民家庭。他一当兵,就参加讨袁护国运动,后来在北伐革命军中,又是个英勇的青年军官。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他勇敢无畏地献身于激烈的斗争中,他的英雄事迹,象传奇似地被传诵着。在八年敌后抗日战争中,他是独当一面的。解放战争初期,他又在前线指挥了最初的几个战役。他对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这里仅介绍他在抗日战争时的片断故事。


三打来安城

    抗日民族战争爆发后,罗炳辉将军被派到新四军工作。

    罗炳辉同志到新四军后,即被任为一支队副司令员,活动于南京、镇江、金坛、句容一带。当是日寇气焰正盛,国民党军队惨败西逃,遗留在南京和上海一带的国民党军队,或聚众为匪,或变成日寇走狗,人民饱受屠杀蹂躏。罗炳辉 将军与最早深入敌后方的陈毅将军,在这一带不断袭击日寇,威胁着敌人的心脏南京,振奋了南京和上海的人民。

    南京是敌人的政治中心,京沪一带是敌人屯兵及工业基地,所以敌人用尽一切力量来巩固这个地区。敌人的兵力、碉堡、工事,层层叠叠。新四军在中间游击,就象在梅花桩中穿来插去。由于新四军能团结人民,能为人民利业而含辛茹苦 ,所以能坚持梅花桩中的游击战,给敌人以沉重打击。

    他在江南敌人后方活动不久,1939年的春末,就从皖南突过敌人的封锁线,北渡长江,到江北皖东地区来了。

    他在长江与淮河间,津浦路南两侧,也既是安徽、江苏的边境地区,率领新四军第五支队打击日寇。那时他是新四军五支队司令员。1940年4月,日寇从津浦路滁县出发,占领铁路东边的来安县城。国民党的旧政权人员不是闻风而逃,就是附敌为逆。

    罗炳辉司令员和支队正在来安、盱眙间游击,得到敌人占领来安的消息,决定乘地立足未稳,夺回县城。五支队在他的指挥下,以英勇的夜战突入城中,守敌被消灭。

    敌人马上就来报复了。

    敌伪集中了几千人马,分三路夺取来安城,对五支队分进合击的“扫荡”。

    罗炳辉司令员和敌打了几天圈子。敌人到处扑空,找新四军不着,但夜间又到处受新四军袭击。拖了几天,敌人疲劳了,罗司令员这时集中部队,一个反击,又把敌伪击退了。来安城又回到新四军手里。

    在几天反“扫荡”中天雨泥泞,寒气侵肤。罗司令员每 夜都没有好好休息,他象一个机警的钟表一样,别人都休息了,他的脑子仍在工作着。他能够在吵闹的环境中合上双眼,休息五分钟或十分钟,但门口一有动静,马上就清醒过来。他的警觉性已从几十年武装斗争生活中养成习惯,在睡眠中只要身边一有动静,他的手立即抓住床头手枪准备迎击。

    最后,敌人又以数路大军占领了来安城,死守不出。罗司令员等敌人的住兵少了,城里只剩下百余敌军和一些伪军时,又对来安城发动第三次夜袭。这一次兼用火攻,攻进城里,消灭了一部分敌人后,在拂晓时退出来。从此,“罗司令员三打来安城”的故事,就在淮南苏南边区到处流传着,新四军的英勇善战,也在敌后人民中传遍了。

苦练精兵

    抗日战争初期,初步建立了淮南苏皖边的游击战争根据地后,罗炳辉将军在他的部队发动一个大规模的整训练兵运动。因为他所带的部队的骨干,是十年内战中南方的红军地方武装,未受过兵团作战的训练。

    那时候,打惯游击的部队是不高兴整训的,要整训部队不是一件轻易的工作。
罗炳辉想出一个示范的方法:开始训练师部一个警卫连,亲自动手,由体力锻炼和瞄准做起。他提倡瞄准时间长久的竞赛。步枪瞄准坚持到两点四十多分,轻机枪瞄准也坚持到一多小时才放下。开始时,战士都没信心,端起步枪瞄准,十五分钟手就酸疼了,但后来天天练,不怕双手酸痛麻木,不到一星期,都有了惊人的进步。

    他又提倡跳远、跳障碍、跳宽、过独木桥和全身武装竞走、翻杠子等运动。在早操、晚饭后,全场战士热火朝天地锻炼着,比赛着,进步着。还练着大刀,因为初期我军缺乏刺刀,他就训练大家能劈大刀。

    这种缎练方式,很快地普及全师,大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 。罗炳辉将军有一个经验:练这些艰辛的动作不但会加强体力,而且也训练了胆量。“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跑得快、跳得远,不论什木么崎岖峭壁,平时都能翻过,战时就能更沉着、更镇定地通过了。

    以后在战斗中证明,这种训练是很有效果的。有一次,他的部队一个排,在夜间穿入敌人的驻地,神出鬼没地接近敌人所驻的小围子。敌人的哨兵来不及叫喊,就被我们砍倒了。和这同时,一排人翻进了围子,冲入敌人住房。敌人还在睡觉,有的起来格斗,但枪不能打,结果被我们的大刀解决了。

    还有一次,我们一个连守住一个山头。敌人冲锋三次都被我们打退了,他们又组织第四次冲锋。连长说:“不打枪了,准备大刀!等他来!”这一声令下,从山头到山头脚一线,每个战士把亮闪闪的大刀从背上抽出,竖插在战壕前面,刀上的红布飘动,大刀被太阳映着,亮得炫目。敌人弄不清我方有多少兵力就回头溃退了。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