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缅怀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赖传珠网   > >  纪念缅怀
将军日记辉映后世
时间:2014-10-27 11:14:53 供稿:本站 浏览:169

 

    1939年夏留影。自左起:新四军军长叶挺,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参谋长赖传珠,新四军第五支队司令员罗炳辉,新四军参谋长张云逸。
    
    赖传珠将军是我军一位老资格的高级将领,他参加革命的时间恰是我军诞生的日子。1955年,他被授予上将军衔。
    将军去世过早,以至于许多年轻人对他都很陌生了。1965年12月12日,沈阳军区召开党委扩大会,会议开了7个半小时,此时的赖传珠已感觉身体不适,但作为沈阳军区政委、党委第一书记,他还是坚持作了半天工作报告,14日清晨,他在住处晕倒了。他患的是暴发性黄胆型肝炎,生命危在旦夕。
    中央对此极为重视,他的病情每日向中央报告一次,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多次询问他的情况。从15日开始,中央4次用专机从全国运送教授、专家13人去沈阳为他会诊,但一切努力都未能留住他的生命,10天后,他与世长辞了。
    他去世时年仅55岁。同许多老一代革命家一样,他没有留下万贯家私。可是,他以超常的勤奋,为后人留下了一份无价的遗产,这就是他亲笔写下的日记、学习笔记、讲话稿、课程讲义等共计数百万言,其中尤以6本日记最为珍贵。
    这6本日记从1934年10月18日中央红军长征第一天起,一直记到1959年庐山会议,前后历时25年。现出版的《赖传珠日记》,截至1950年4月30日打下海南岛,约70余万字。15年的战地日记,差不多一天不落。战争环境是那样艰苦紧张繁忙,赖传珠作为军队一名高级指挥员,能这样执著地坚持天天记日记,简直是个奇迹。
    他也有无法写日记的时候。1935年4月间,他在长征途中不幸肺部中弹,他在日记中写道:“4月26日因伤太重,到达地点未记。”几天后他昏迷了,醒来后又写道:“4月30日至5月6日正在金沙滩渡河,走危险路的时候,也是我最困难的时候了。”
    或许因为长征途中极端艰险,他每天的日记只有一两行字。但所到达地点,每日行军里程,都写得清清楚楚,以至于这部日记出版时,专业人员依据他的记述绘出了翔实的长征地图。1936年以后,想来是生存环境有所改善,他每天的日记就多一些了。
    《赖传珠日记》能够出版,要特别感谢将军的夫人孙湘妈妈。将军去世一年后,“文化大革命”发生。很快,孙妈妈听说要抄家了,立即设法将丈夫的日记交由过去的一个副官深藏,直至“文革”结束,才又取回,并于1984年交沈阳军区。1994年8月,孙妈妈自知不久于人世,又将赖传珠日记6本、复印件13本一并赠送中央档案馆保存,9月,她去世了。
    《赖传珠日记》于1989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但因印数较少,许多军史研究者和老同志希望得到此书,却难以如愿。
    最近,这部日记由解放军出版社再版了。再版的日记无论在封面设计还是印刷制作方面都更为增色,又增加了将军的职历和几幅珍贵的照片,更增添了历史的可触摸感。
    读《赖传珠日记》,亲历者可从中温习走过的路,后来者可从中体会历史的艰难与辉煌。值此庆祝建军73周年之际,再版这部日记,也是对将军的英灵最好的告慰。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0年07月31日第七版)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