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波澜壮阔 风范千秋:纪念罗占云同志诞辰100周年
时间:2014-10-27 11:13:49 供稿: 浏览:142

今年,是我军杰出的军事指挥员罗占云同志诞辰100周年。

他出生在我市大关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4岁时投身滇军,先后参与了北伐战争、南昌起义、湘南暴动、井冈山斗争、中央革命根据地创建、五次反“围剿”斗争、二万五千里长征、陕北转战、八年抗战和全国解放战争,是一名经历过新民主主义革命所有阶段军事斗争的著名军事指挥员和我市杰出的党史人物。他先后历任红军排长、连长、支队长(营长)、团长、新四军团长、副旅长、军分区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艰苦的斗争环境严重摧残了他的健康,因积劳成疾,1948年4月25日病逝于淮北前线,时年仅38岁。

罗占云出生于我市大关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他8岁时迫于生计不得不帮人放牛, 10岁时又进地主作坊当童工,过早地步入了忙碌艰辛的谋生之路。1924年,14岁的他不堪忍受地主的压迫和剥削,怀着对不平世道的愤懑和未来生活的无限向往,与其兄和几名同乡青年好友结伴离开家乡大关,投身滇军,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涯,寻找开辟自己的人生之路。滇军与广西军阀之间的矛盾和年年争斗,弄得民不聊生,人民不堪重负,怨声载道,罗占云对这种军阀的军队表示了强烈的不满和失望。

1924年1月,孙中山在广州主持召开了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提出“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革命政策,标志着第一次国共合作的正式形成。创建了黄埔军校,组建国民革命军。后来以黄埔学生军为骨干,统一了广东全境,创建了广东革命根据地。1926年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发表《北伐宣言》,国民革命军从广东誓师北伐。罗占云参加了这次以征讨北方军阀、统一中国为目标的北伐战争,他随北伐军第二路第三军征战,时在九师二十一团二营五连任排长,部队一路英勇作战,于11月胜利抵达江西南昌。在南昌期间,他被选入朱德根据中共中央军委指示创办的第三军军官教导团学习,进行军事理论学习和战术训练,接受党的培养教育。

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反动派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并开始在各省“清党”,搜捕屠杀共产党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也笼罩着罗占云所在部队的南昌。当时罗占云在第三军军官教导团学习已经结业,被分配到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七连任排长。在大革命失败的白色恐怖下,中国共产党在极端危急的情况下决定在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打响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8月1日,在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率领和党影响下的北伐军两万多人宣布起义,罗占云参加了战斗,激战四个多小时后,占领了南昌城。按照中共中央的预定计划,南昌起义胜利后要迅速撤离南昌,与广东东江地区的农民起义军汇合。起义后第6天,罗占云就随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军,沿途打垮了国民党反动军警多次袭击。9月底到达潮州、汕头地区后,罗占云所属部队归属朱德指挥,留守三河坝,与国民党军钱大钧部10个团优势兵力激战三昼夜,歼敌千余人。但终因敌众我寡被迫撤出战斗,离开广东,经福建向江西转移。1928年1月,面对寒冷、饥饿、疾病威胁和国民党反动军队的跟踪追击,罗占云不怕流血牺牲,不畏艰难困苦,与900多名坚定的战友跟随朱德、陈毅转战到湖南南部,发动农民举行湘南暴动,罗占云与起义部队一道,进行了艰苦的游击战争,几经转战,终因敌强我弱而失败。

1928年4月底,按照中共中央的指示,朱德;陈毅率领湘南暴动失败后保存下来的起义军上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队伍在宁岗砻市会师,这就是著名的井冈山会师。两支部队会师后,组建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罗占云在红军中任排长,开始了艰苦的井冈山斗争时期。同年,在党的培养教育下,经过艰苦斗争的考验,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罗占云在巩固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创建中央革命根据地的革命斗争中,注意结合实际学习,灵活运用毛泽东游击战争思想,很快成长起来,先后升任红四军二十八团连长,独立营营长,三纵队八支队支队长(同营长),三十五团团长,红一方面军独立第四师十团和四十二团团长,红八军团六十三团团长等职。从1930年10月开始至1934年10月,国民党反动派发动了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5次“围剿”,在五次反“围剿”战斗中,罗占云率部转战南北,英勇杀敌,以“猛将”著称。在战斗中,罗占云英勇善战,曾先后9次负伤,左臂残废。为此,他荣获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发的三等红星奖章。

由于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1934年10月初,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八万余人撤离中央苏区,踏上向西突围的征途,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罗占云随中央红军参加长征,历尽艰难困苦,于1935年10月胜利到达陕北吴起镇,结束了长征。11月,他参加了由毛泽东亲自指挥的直罗镇战役,全歼国民党东北军一0九师,直罗镇战役,打击了国民党追兵的嚣张气焰,稳定了陕北的军事形势,为陕甘宁边区的巩固和发展奠定了基础。1936年,他担任陕北作战分区司令员、陕北军事部参谋长等职后,开始了艰苦的陕北转战。

1936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局面的形成。抗日战争开始后,中共中央为加强新四军的领导和骨干力量,派罗占云随李先念由陕北调到华中敌后安徽前线,组织开展敌后抗日游击战争,转战大江南北。这时,他担任新四军特务营营长。1939年,罗占云先后调任新四军第二师四支队第八团副团长、五支队副参谋长兼新八团团长,率部活动于安徽天长县、江苏六合县和扬州市一带,为开辟淮南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做出了重要贡献。

1941年1月,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抗日战争进入十分艰苦的阶段。这时,罗占云调任新四军第二师独立旅副旅长。为坚持敌后抗战,在激烈而频繁的反“蚕食”、反伪化、反骚扰斗争中,他认真实行主力地方化,形成主力兵团、地方武装和民兵三结合的人民抗日武装原则,灵活指挥部队,有效地打击了敌人。2月至5月,罗占云带领部队,先后在仪征县金牛山和来安县龙王山、狮子山等战斗中,运用游击战术,狠狠打击日伪军,粉碎了敌人的20余次“扫荡”,保卫了我抗日根据地。1943年2月,罗占云调任新四军第二师五旅副旅长兼津浦路东军分区副司令员。8月中旬,他奉命率十三团和东南支队赴六合、仪征一带保卫秋收,与进占八百里桥据点的日伪军在桂子山激战,毙伤敌军300余人,其中日军占半数以上,内有3名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从未受伤、被吹捧为 “圣战武士”的日军军佐被击毙,迫使八百里桥据点的残敌于战后不几天全部溃退,获取了六合、仪征秋收保卫战的胜利硕果。两淮平原上扬州到天长公路间的甘泉山伪军据点,周围有两丈多宽、一丈多深的水沟,沟边是铁丝网和一道土墙封闭着,进出只有一座吊桥,易守难攻。为了切断天长敌人与扬州之敌的联系,使我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罗占云决心拿下甘泉山据点,但对于缺乏大炮等重武器的我新四军津浦路东军分区所属部队来说,只能伺机智取,不宜强攻。1944年隆冬,两淮平原北风卷着漫天大雪,连日不停,罗占云决定利用这一容易使敌军麻痹松懈而利于我军进攻的战机,一举拔除甘泉山伪军据点。他先带领部队开展战前练兵,学习攻打碉堡、跳壕沟、爬围墙、越障碍、过独木桥、投掷手榴弹等攻坚战术。随后率领独立四团急行军40余里,于深夜到达甘泉山,借着厚厚的冰层越过水沟,剪断铁丝网,捕杀敌哨兵,一跃而上,如猛虎般扑入敌碉堡,俘虏了还在睡梦中的伪军100多名,而我军无一伤亡。这一仗,犹如飞兵奇袭,是罗占云善于选择战机,坚决、果断、勇猛地袭击敌人这一指挥部队作战特点的突出表现。战后,指战员说:“罗副旅长指挥打仗,时机选得好,决心果断。打法灵活,教我们的本领作战用得上。跟着他打仗,我们心里踏实,胜利有把握。”1945年7月,罗占云升任津浦路东军分区司令员。下辖独立四团和来安、冶山、甘泉、盱眙、嘉山、六合、仪征、天长8个支队。他率领这支武装队伍,依靠和发动群众,狠狠打击了进行“扫荡”、蚕食的日伪军,巩固和发展了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8月,日寇宣布投降,长达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以中国的完全胜利而结束。为便于日军受降,津浦路东各县支队奉新四军第二师命令于10月组成淮南军区独立旅,罗占云任旅长、李世炎任政委。独立旅组建后第10天,罗占云指挥部队在来安县水口镇打伏击战,击毙日伪军30余人。首战告捷,受到新四军第二师首长的表扬。不久,国民党新五军一个连,由江南窜向江北,侵占我六合县城东南面的东沟镇。罗占云率领独立旅乘敌立足未稳,予以围歼,收复该镇,保卫了我淮南根据地抗战胜利果实。

1946年6月,国民党当局在完成战争准备后,撕毁停战协定和政协协议悍然向解放区发动全面进攻,国民党军队22万人围攻中原解放区,全面内战爆发。7月初,国民党新五军分两路对我淮南地区进击,罗占云指挥全旅,与兄弟部队一道,向数倍于我军的敌人奋起自卫反击。独立旅先后在余家洼歼敌一个营,毙敌营长,俘敌400余人;在天长县东面的汉涧镇歼敌五十八师500多人。罗占云率领独立旅艰苦激战7天,终因敌众我寡,地形狭窄,被迫撤离淮南,退至三河以北淮宝地区坚持战斗。同年9月,罗占云奉命进中共华东党校学习。1948年初,粟裕派人护送罗占云到江苏泗洪,任淮北军区副司令员。

罗占云性格耿直、爽快,始终与干部战士同甘共苦,深受干部战士爱戴。但谁要是有了缺点。他又决不放过,一点也不留情面,要求十分严格。他常讲:“还是严格点好,都是带兵打仗的人,小错误要伤人,大错误要死人,等到犯大错误再批评,那就晚了。”他严中有爱,时时显露出真情:打了胜仗,他给战士祝酒庆功;谁牺牲了,如何掩埋,他要亲自过问;谁病了,他交待伙房送病号饭;谁的亲属来了,他要登门看望;马夫家中生活困难,他把自己的残废金寄去。紧张的战斗间隙,他总要带部队做群众工作,帮助老百姓搞生产,对生活特别困难的群众,他挤出自己的粮食和衣被给予帮助。1947年11月,他在华东党校学习结束时,华东军区领导人张云逸找他谈话,要他到条件稍好一点的某纵队担任领导工作,而他却坚决要求到当时环境条件相当恶劣、生活十分艰苦的两淮地区工作。1948年初,他到淮北军区赴任前,兴奋地对妻子说:“我这辈子是开生荒的,能为两淮人民的最后解放再出点力,就是牺牲了,我也是高兴的。”

1948年3月,他到达淮北任职,不久终因旅途劳累,作战任务繁重和生活环境艰苦,积劳成疾而病倒了,但他仍带病坚持工作和战斗。一次和一个干部谈话时,竟然晕倒在椅子上;一天夜里,突然昏迷,从床上跌了下来,病情日趋严重,经同志们再三劝说,他才答应去医院治病。在去医院的路上,风大、天冷,他又发着高烧,几次从马背上摔下来。警卫员见他实在不能骑马了,便找来担架和民工,准备抬他到医院去,可他坚决不肯上担架,他说:“不能让群众饿着肚子抬我。”(时淮北闹春荒,群众生活极端困苦)坚持让警卫员扶着他,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到医院。

4月25日凌晨1时许,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中,尽管后方医院想方设法给他治疗,但终因缺医少药和病情恶化而医治无效,过早地离开了人世,结束了他为党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呕心沥血、无私奉献的光辉、战斗的一生。

一代巨星陨落,留下千秋风范。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