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革命烈士罗占云
时间:2014-10-27 11:13:48 供稿: 浏览:147

    在新中国诞生的礼炮快要响起的时刻,我党优秀的军事指挥员罗占云告别了人世。这位年仅38岁的淮北军区副司令员,经历过北伐战争、南昌起义、湘南暴动、井冈山斗争、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八年抗战和解放战争,身经百战,屡建战功,以“猛将”著称。

    他走完了战斗的一生,留下对党的忠贞,对人民解放事业的贡献,对人民群众和干部战士深沉的爱。人们永远怀念着他。

    罗占云,1910年出生于云南省大关县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8岁给地主放牛,10岁进地主作坊当童工,15岁毅然投身滇军,从此开始了他的戎马征程。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从广东出师北伐,罗占云随第二路的第三军征战,于11月胜利抵达江西南昌。年底,朱德根据党中央军委的指示,创办第三军军官教育团,罗占云应选入学深造。

    1927年6月,形势发生急剧变化,白色恐怖笼南昌。罗占云被分配到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七连任排长,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后的第六天,罗占云随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军,一路上,他们连续打垮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多次围追堵截,抵达潮汕地区后,罗占云所在部队归属朱德指挥,留守三河坝。在这里,他们与敌军钱大钧部十个团的兵力激战了三昼夜,歼敌千余,但终因敌众我寡而被迫撤出战斗,离开广东,经福建向江西方向转移。面对寒冷、饥饿、疾病威胁和敌人跟踪追击,罗占云不怕苦、不畏难,他和九百多名坚定的战友随朱德、陈毅转战湘南,发动湘南暴动,开展艰苦的游击战争。1928年4月底,部队进入井冈山区,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罗占云经过革命战争洗礼和艰苦环境冶练,成了一名坚强的革命战士,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井冈山,罗占云很注意结合作战实际,学习和运用毛泽东游击战思想。他带领部队灵活、勇敢地进行战斗,很快地由排长升为连长、独立营营长。1930年调到红四军三纵队八支队任支队长(同营长),8月,奉命率领全支队和兄弟部队一起,突袭湘赣边文家市之敌。针对新战土多,又是第一次打大仗的情况,他一边鼓励大家勇敢作战,不要紧张;一边开展战前练兵,提高大家的战术技术水平。发起攻击时,他身先士卒,猛打猛冲,率领全支队英勇作战,取得了一举歼敌400多,缴获武器400余件的重大战果。9月,他又带领部队参加了吉安战斗。打下吉安,刚满20岁的罗占云,升任为团长。他先后率领部队在中央苏区五次反“围剿”战斗中,转战南北,英勇杀敌,立下功勋。第一次反“围剿”,罗占云率红四军十二师三十五团在和兄弟部队一道,聚歼敌前线总指挥张辉瓒部,他战斗在第一线,指挥部队向敌阵地猛烈反击。这次战斗一举全歼敌军,生俘敌师长张辉瓒以下9000余人。在以后的第二、第三、第四、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他英勇善战,指挥得力,战功卓著,先后9次负伤,左肪残废。为此,荣获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发的三等红星奖章。

    1934年10月,红军被迫进行两万五千里长征。罗占云随中央红军,历尽艰难困苦,到达陕北。1936年,他担任陕北第一战区司令员,多次带领部队去剿匪,总是指挥到最前沿,甚至亲自带领部队冲锋。每次负伤都坚持指挥战斗,不离开火线。他常说:“一个指挥员,不到最前面去,不到最危险的地方去,怎么能鼓舞战士们英勇杀敌呢?”

    1938年冬,党中央决定李先念到华中工作,加强新四军的领导和骨干力量,罗占云随同前往,任新四军军部特务营营长。第二年,先后调任新四军四支队八团副团长、五支队新八团团长,活动于安徽省天长县和江苏省六合县、扬州市一带,为五支队开辟津浦路东抗日游击根据地,作出了积极贡献。当时,根据地刚开辟,敌我力量悬殊,与日、伪、顽的斗争复杂,部队筹款、扩充兵员、补充武器弹药都很困难。为了打开局面,站稳脚跟,罗占云带领全团先后两次同兄弟部队一起,参加了围攻侵占来安之敌的战斗,共毙日军300余人,收复了来安县城。1940年2、3月间,在蒋介石策划下,安徽的李品仙和江苏的韩德勤两支顽军,对我皖东地区新四军军部进行东西夹击。我集中部队主力,向进攻定远县大桥地区的顽军进行自卫反击;歼敌一部,并乘胜攻克定远城。罗占云带领的新八团,在古城集、八斗岭等地打击顽军,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正当我军在津浦路西胜利反击顽军之际,韩德勤乘我律浦路东空虚,以7个团兵力围攻我半塔集地区,受到我军反击。罗占云率领新八团与兄弟部队,从东面的中路追击半塔溃逃之敌。在莲塘、岗村一线,同前来掩护撤退的韩德勤部常备队十旅进行了激烈战斗,将敌击溃。定远、半塔集自卫战的胜利,打击了顽固派的反共气焰,坚持了津浦路两侧抗日阵地,为开辟苏北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罗占云不仅以他丰富的经验,胜利地指挥战斗,而且善于利用战斗间隙训练部队,全面提高部队的素质。1940年6月,罗占云担任了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独立四团团长。独立四团是由原天长县一支地方武装改编成的,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和大的战斗锻炼。罗占云积极开展练兵活动,既训练干部战土射击、刺杀、劈刀等基本功,又训练部队灵活机动的战术,顽强的战斗作风和严格的组织纪律,还传授红军的作战经验。经过他言传身教,这支部队很快成为军事素质好、作风硬、战斗力强,且擅长打袭击战的主力部队。 9月5日,日伪军l万余人,分别由天长、六合、张八岭、五河、高邮等据点出动,分进合击皖东抗日根据地。独立四团密切配合新四军第二师四、五支队开展了反“扫荡”。在12天里,进行人小战斗65次,毙伤日伪军600余人。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十分艰苦的阶段。罗占云调任新四东第二师独立旅副旅长。在激烈的战斗中,他带领部队从2月至5月,先后参加反“扫荡”作战20余次,在4月中旬仪征县金牛山战斗和5月下旬来安县龙王山、狮子山战斗中,运用游击战术,狠狠打击日伪军,均取得很好的战果,粉碎了敌人的“扫荡”,保卫了我抗日根据地。

    1943年2月,罗占云朋到新四本第二师五旅任副旅长兼律浦路东军分区副司令员。8月中旬,罗占云奉命率十三团和东南支队赴六合、仪征一带保卫秋收,与进占八百桥据点的日伪军,在桂子山激战竞日,毙伤伪军300余名,其中日军占半数以上。内存3名日本军佐, 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从未受伤,被吹捧为“圣战武士”,这次也被我击毙。战后不几天,八百里桥据点的残敌被迫全部撤走。

    善于选择战机,坚决、勇猛地袭击敌人,是罗占云指挥部队作战的—个特点。1944年隆冬,两淮平原上,寒风卷着漫天大雪,连日不停。罗占云决定带领独立四团攻打甘泉山敌据点。甘泉山是扬州到天长公路间—个敌据点,如拿下甘泉山,就能切断天长、扬州之敌的联系,使我根据地连成一片。但甘泉山并不易取,它周围有一道两丈多宽、一丈多深的水沟,沟边是铁丝网和一道土墙封闭着,进出只有一座吊桥。罗占云下定决心要利用这种易使敌人麻痹而利于我攻打的恶劣天气条件拔除这一敌据点,先领导部队开展了战前练兵,学习攻碉堡、跳壕沟、爬围墙、越障碍、过独木桥、掷手榴仰……。尔后,率领部队,行军40里,深夜抵达甘泉山。部队借着厚厚的冰层,越过水沟,剪开铁丝网,捕杀了敌人的警戒人员,一跃而上,冲了进去。一百多名伪军揉着惺松的睡眼,当了俘虏,这一仗,犹如飞兵奇袭。战后,指战员说:罗副旅长指挥打仗,时机选得好,决心果断,打法灵活,教我们的本领,作战用得上,跟着他打仗,我们心里踏实,胜利有把握。

    1945年7月,罗占云升任津浦浦路东军分区司令员。分区下辖独立四团和来安、冶治山、甘泉、盱眙、嘉山、六合、仪扬、天高8个支队。罗占云率领这些地方武装,发动群众,狠狠打击“扫荡”、蚕食的日伪军,巩固和发展了路东根据地。8月,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为了便于受降,新四军第二师命令,津浦路东各县支队在10月成立淮南军区独立旅,罗占云任旅长、李世炎任政委。独立旅组成第十天,在来安县水口镇打了个伏击战,击毙日伪军30余人,首战大捷,受到新四军第二师首长的表扬。不久,国民党新五军一个连,由江南窜向江北,侵占我六合县城东南面的东沟镇。独立旅乘敌立足末稳,予以围歼,收复了该镇。次年7月,国民党新五军分两路对我淮南地区进击。罗占云和李世炎指挥全旅,与兄弟部队一起,向数倍于我的敌人奋起自卫反击。独立旅先后在余家洼歼敌一个营,毙敌营长,俘敌400多人;在天长县东面的汊涧镇歼敌五十八师,500多人。艰苦奋战了7天,终因敌众我寡,地形狭窄,被迫撤离淮南,退至三河以北淮宝地区。他在指挥部队坐船过三河时,发现随军行动的自己的爱人和两个孩子,被李参谋拉上了船。便立即把李参谋叫到跟前,严肃地说:“我首先是2000多名战士的指挥员,其次才是两个孩子的爸爸,我绝不把部队的安危放在一边,而首先让自己的家属孩子过河。我现在‘命令’你将他们留下,迅速让部队过河。”李参谋钦佩地朝罗旅长点了点头。罗占云在指挥部队安全到达彼岸之后,才和家属孩子最后过河。

    在艰难困苦的战争环境里,罗占云始终保持着艰苦朴素的好作风。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经济封锁,部队缺衣少粮。按照规定,他可以吃小灶,但他坚持同部队一起吃喂牲口用的黑豆。一次,司务长为了照顾他因多次负伤而造成的虚弱身体,给他做了一碗面条。他对司务长说:“打仗靠大家,光我一个吃好,也消灭不了几个敌人,在井冈山时候,毛主席和朱总司令不是和战士们吃的一样吗?”最后,这碗面条送给病号吃了。罗占云只有一套旧军装和一件衬衣,经常趁睡觉时脱下清洗烤干,第二天再穿。他爱人从后方留守处来看他,见此情景,就用节省下来的孩子保育费,替他做了件蓝条子布衬衣。他惊异地问:“你哪里来的钱买布?”原来,他根本不知道孩子有保育费,他郑重地对爱人说:“保育费最好不领,现在经济很困难,为公家省一个钱也是好的。”他去世前用的一床被子,还是1939年新四军第四支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高敬亭牺牲时留给他的。条件越是艰难困苦,罗占云越是爱护干部战士和关心人民群众。他常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战士们去打仗,子弹打在身上要流血,有的还要牺牲,对他们不关心、不爱护,怎么对得起他们呢?”罗占云性格耿直、爽快,喜欢和干部战士在一起,但谁要是有了缺点,他决不放过,批评人一点也不留情面。有人说他批评人大严格。他说:“还是严格些好,都是带兵打仗的人,小错误要伤人,大错误要死人,等到犯大错误再批评,那就晚了。”他严中有爱。打了胜仗,他给干部战士祝酒庆功;谁牺牲了,如何掩埋,他要亲自过问;谁病了,他交待伙房送病号饭;谁的亲属来队,他都要登门看望。马夫家中生活困难,他把自己的残废金寄去。罗占云常说:“我们部队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就象鱼和水一样,水干鱼就亡。”紧张的战斗间隙,他总要带领部队做群众工作,助民劳动,对于生活特别困难的群众,他甚至挤出自己的衣被和粮食给予帮助。他的这些行动,受到了津浦路东地区人民的拥戴。

    1946年9月,组织上安排罗占云到华东党校学习。次年11月,党校学习结束,张云逸找他谈话,要他到一个纵队担任领导工作,而他却坚决恳求到当时环境复杂、生活艰苦的两淮地区工作。1948年初,粟裕派员将他护送到江苏泗洪,任淮北军区副司令员。心愿得到了满足,他非常快慰。赴任前,他兴奋地对爱人说:“我这辈子是开生荒的,能为两淮人民的最后解放再出点力,就是牺牲了,我也是高兴的。”到达淮北,因旅途疲劳,作战任务繁重和生活环境艰苦,罗占云病倒了,但他仍带病坚持工作。一次,在和一个干部谈话时,竟然晕倒在椅子上;一天夜间,突然昏迷,从床上跌了下来。病情日趋严重,经同志们再三劝说,他才答应去医院治疗。在去医院路上,风大,天冷,他发着高烧,几次从马背上摔下来。警卫员看他实在不能骑马了,便找来民工,准备用担架抬他,可他坚决不肯上担架。因为,那年正是淮北闹春荒,群众生活极度困苦。他说:“不能让群众饿着肚子抬我。”警卫员扭不过,只好扶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到医院。那时的后方医院缺医少药,条件很差。尽管医院想方设法给他治疗,但他终因积劳过深,病情日益危急,于4月24日深夜逝世。

 (选自《革命烈士传》第9集,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91年5月版)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