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为革命征战一生的罗占云将军
时间:2014-10-27 11:13:47 供稿: 浏览:154

    一九一〇年,罗占云出生在云南省大关县的一个雇农家庭,由于家境贫寒,七岁的罗占云就去帮人看牛,直到十二岁。十三岁又去打工。一九二四年,十四岁的罗占云为了能吃顿饱饭,就入伍当了滇军,并参加了北伐。由于他作战勇敢并有一定的阶级觉悟,一九二七年被选送到朱德同志创办的“南昌军官教育团”学习,随后就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起义军南征潮汕失败后,罗占云随部队转战福建、江西、湘南一带,并参加了“湘南暴动”,随朱德、陈毅同志上丁井冈山,先后在红四军担任排长、连长、营长、支队长,并于一九二八年加入了共产党。一九三〇年秋,红军打下江西吉安后,二十岁的罗占云担任了红35团团长,并率部队参加了苏区五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到达陕北后,罗占云先后担任作战分区司令员、陕北军事部(陕北军区)参谋长等职,为巩固陕北革命根据地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抗日战争爆发后,一九三八年冬,罗占云奉命和谭希林等随李先念同志到华中新四军工作,先后担任五支队八团副团长,新八团团长,苏皖边区军区(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军分区副司令员兼副旅长、军分区司令员、独立旅旅长等职。

    一九四七年冬,罗占云从华东党校结业后,被任命为淮北军区副司令员,后又被任命为江淮军区副司令员,但由于积劳成疾,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四日,罗占云病逝于前线。终年只有三十八岁。

    罗占云十四岁参军,二十多年的戎马生涯,可以说是身经百战。在中央苏区,他参加了全部五次反“围剿”斗争和长征,九次负伤,左臂残废,因为他作战勇敢,指挥有方,荣获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发的三级红星奖章。在抗日战争期间,他参加组织、指挥的大大小小战斗数字已无法计算,据有关资料统计,仅在1940年9月的12天内,罗占云所部就进行了大小战斗65次,毙伤日寇伪军600余人。而在1941年的2月到5月,罗占云又率部参加反扫荡作战20余次。

    其中,1940年3月的半塔集保卫战是我新四军打退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粉碎了敌顽企图消灭华中我军的阴谋,坚持与开劈了我军在华中根据地的第一仗。罗占云率新八团加了这被毛主席称为“是绝对必要和绝对正确的”—役。

    来安县城位于津浦路东,是一个军事重镇。日军妄图将新到此地活动的新四军五支队消灭掉。罗占云率领所部在罗炳辉指挥下,参加了从1939年9月至1940年5月进行的“三打来安城”战斗,仅新八团就消灭敌伪200多人,使敌人遭受重大损失,我路东根据地也以日益巩固和壮大。

    “龙江集战斗”和“候营战斗”,被新四军二师司令部称为“我地方武装进行边区游击战,袭击敌人据点最为成功的一个战斗。”

    “羊山头战斗”全歼敌伪400多人.受到新四军军部的通令嘉奖。

    “新集战斗”、“唐官集战斗”歼灭日伪军都在200人左右.

    而最惨烈的是“桂子山战斗”。1943年8月,以日军为主力的日伪军800多人向我根据地发动进攻。为保卫根据地秋收,时任五旅副旅长兼军分区副司令员的罗占云率领饶守坤任团长的13团,在桂子山一线,从晨6时到夜11时,与敌人激战十几个小时。为争夺山头阵地,罗占云指挥部队,冒着敌人的猛烈炮火,反复冲锋5次,经过肉搏才将敌人消灭。这—仗毙敌300多人,其中日军死伤占半数以上,当中还有三名日军军佐,他们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从未受过伤,是所谓的“至战武士”。

    1944年冬天,罗占云指挥独立四团攻打甘泉山敌人据点。甘泉山是扬州到天长县公路之间的一个战略要点,拿下甘泉山,就能切断敌人在杨州、天长之间的联系,使我根据地连成一片。敌人据点虽然坚固且戒备森严,但我军奇袭成功,不但拿下甘泉山据点,还活捉敌人100多人。

    1945年2月,罗占云利用敌人过春节防备不严,斗志松懈的情况,向敌伪发动新的攻势,一举攻克了盱眙县城,这在淮南地区是第一次,受到了罗炳辉师长的高度赞扬。.

    1945年6月,作为军分区司令员的罗占云亲率部队,长途奔袭,攻克了汪伪首都南京附近的六合县东沟镇,歼敌一个营380余人。

    罗占云的一些老战友、老部下谈起他时,都会异口同声地说他“能打仗,会打仗”。原兰州区副参谋长彭思忠(时任独立团副团长)说:“罗司令员打仗很有把握。”黄锦思(原上海警备后勤部副政委,时任独立四团营教导员)等同志说:“罗旅长指挥打仗,我们心里踏实。”而罗占云指挥战斗的特点,就是时机选得好,充分利用各种有利条件,细心准备,决心果断,打法灵活, 一旦打起来,就要求部队勇猛顽强,所以胜利就是水到渠成的了。

    战争中的胜利与罗占云平时非常重视部队的训练是分不开的,他经常清晨四、五点钟就下到了部队,将营、团领导干部从睡梦中叫醒,黄锦思等同志就有被他堵在被窝里的经历。在察看部队的训练情况时,罗占云很仔细,从实战出发,发现问题后,严格要求改正,该批评时有时甚至很严厉,一点不留情面。他常说,对指挥员平时就要“严”,他们在战斗中犯小错误要伤人,犯大错误就要死人,不严格要求不得了。在他的言传身教下,干部队伍的军事素质有很大的提高,对部队训练抓得更紧。新八团、独立四团都是由地方武装编成的新部队,罗占云就积极开展练兵活动,严格训练干部、战士的射击、刺杀、劈刀等基本功和灵活机动的战术,养成顽强的战斗作风和严格的组织纪律,这两个团很快就成为军事素质好、作风硬、战斗力强、擅打袭击战的主力部队。    

    罗占云从普通士兵出身,深知战士的艰辛,他常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战士们去打仗,子弹打在身上要流血,有的还要牺牲,对他们不关心、不爱护怎么对得起他们呢?”他爱兵,经常深入连队,查看部队伙食,有时就和战士们一起吃饭,端着饭碗,边吃边唠。有的战士生病了,他吩咐伙房做病号饭送去。谁的家属来部队探亲,他就登门看望,马夫家中生活困难,他就把自己的残废金全寄去。战士牺牲了,如何掩埋他也亲自过问。有一次司令部和警卫连在一个村庄宿营,第二天凌晨没想到和一股敌人遭遇,我方发现时,敌人的先头部队已离村庄不远,当罗占云和部队冲出村后,发现少了卫去非(原23军副参谋长,时任作战参谋),罗占云就亲自带人返回村里,找到还在睡觉的卫去非,将他拉起来突出村去,这时敌人已从村庄另一头进来了。卫去非回忆这段往事时,深情地说:“是罗旅长救了我一条命!”干部、战士也都爱戴信任罗占云,黄锦思说:“在我们部队里,提起罗旅长,没有人不佩服的。”这种亲密无间、生死相依的革命感情,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保障了战斗的胜利。

    参加革命二十多年,罗占云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一九四一年至一九四二年,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经济封锁,部队生活极其困难。按规定他可以吃小灶,但他也坚持和部队吃一样的伙食,经常吃喂牲口的黑豆。那时他只有一套军装,脏了经常是趁睡觉时脱下来让警卫员洗洗用火烤干,第二天再穿。当他知道群众缺衣少食,生活也非常困难时,还硬是挤出一件衬衣捐献给老百姓。

    战争年代,实行供给制,小孩们都有保育费,有一次,罗占云的爱人给他买了点布做了件衬衣,他很奇怪他爱人怎么会有钱买布,一问是用孩子们的保育费买的,这样他才知道孩子有保育费,他当时就对爱人说:“以后不要去领保育费,能为部队省一个钱也是好的。”

    罗占云幼时家境贫穷,当兵后又连年征战,没有学到什么文化,是个典型的“工农干部”。但他并不像当时有些“工农干部”那样对“知识分子干部”有成见、有隔阂。他与在一起共事的“知识分子子干部”,如赵启民、陈庆先、陈光、李世农等大都建立起深厚的革命情谊,并听从他们的建议,学习文化。在罗占云唯一的一张免冠像上,上衣口袋上插着的一支钢笔,就是当时任联防司令部政委的刘顺元同志送给他的。

    罗占云在新四军的工作,也受到了军部首长的好评,1941年11月10日,陈毅、刘少奇、饶漱石、赖传珠给中央军委的电报中,肯定了罗占云的工作,1943年5月在新四军军部召开的新铺高干会议上,他也受到了表扬。

    抗战胜利后,罗占云又率部奋起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对我党我军的猖狂进攻。

    一九四六年七月,罗占云指挥路东军分区、独立旅先后在余家洼歼灭国民党“王牌军”新五军一个营,敌营长被击毙,光俘敌就有400多人;在天长县汊涧镇,又歼敌58师500多人。但是,由于敌众我寡,而且地形狭窄,在敌人重兵压迫下,我军最后被迫撤离淮南。当部队退到三河时,由于当时渡船不多,后面又有敌人追兵,在这种情况下,有人就让随军行动的罗占云的爱人和孩子先上了船,向对岸驶去。正在指挥部队过河的罗占云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严令参谋将已离岸驶到河中心的载有他爱人和孩子的船驶回来,他让自己的家属下船,安排部队干部、战士上船过河,直到部队全部渡过河后,罗占云才和自己的家人上船驶向对岸。    

    一九四六年九月,罗占云进入华东党校学习,结业后分配工作时,张云逸同志代表华东局和军区和他谈话,征求他的意见时,他又主动要求去条件艰苦的两淮地区工作。一九四七年冬,罗占云被任命为淮北军区副司令员(后被任命为江淮军区副司令员)。赴任前夕,他对爱人说,能去战斗了8年,怀有深厚感情两淮工作,他感到非常高兴,他说他这辈子就是开生荒的,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要去。

    罗占云到淮北军区上任不久,就因积劳成疾,终于病倒了,但他仍然拖着病弱的身体坚持工作,以至于一次和干部谈话时,竟然晕倒在椅子上。后来身体实在坚持不住了,才在同志们的再三劝说下去医院。淮北的春天寒风仍然凛冽,在去医院的路上,罗占云几次从马上摔下来。陪同的同志和警卫员要找老乡用担架来抬他,当时正值淮北春荒,罗占云坚决拒绝请老乡来抬担架,他说:“我不能让淮北的老百姓饿着肚子来抬我。”在警卫员们的搀扶下,他硬是坚持一步一步走到医院。      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深夜,为革命征战了一生的罗占云在新中国即将诞生的前夜与世长辞了。弥留之际,他仍用微弱的声音呼喊着:革命就要成功了……,共产党万岁……。跟随他一起离去的,是一身旧军装和那支和他形影不离的左轮手枪,为他送行的是他的战友和同志们,没有一个亲人在他身边。罗占云同志牺牲后,华东军区及首长们在给淮北军区罗占云爱人的唁电和信函中,都对他的一生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军区唁电中说:“罗占云同志为革命事业奋斗二十余年,忠心耿耿,对革命事业有重大贡献,他的牺牲,是我党我军和人民的重大损失。张云逸、邓子恢、周骏鸣、张凯等同志在信中深情地写道:“罗占云同志一生为革命艰苦奋斗,其坚强不屈之精神未尝稍懈,他的牺牲,是我党我军的重大损失。”

    罗占云同志没有听到全国胜利的礼炮声,没有看到他为之奋斗的新中国,但他的名字,将永远镌刻在新中国的史册上。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