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淮南敌后的小罗司令——罗占云
时间:2014-10-27 11:13:46 供稿: 浏览:92

        我是1943年调到罗占云同志身边工作的,当时我22岁。

    我早就听说罗占云同志是我军的优秀将领,他经历了北伐战争、南昌起义、湘南暴动、井冈山斗争、五次反“围剿”、两万五千里长征,身经百战,屡建战功,荣获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颁发的三等“红星奖章”,以猛将著称。

    1938年冬天,罗占云同志随李先念同志前往华中,先后担任五支队八团副团长、新八团团长,活动于苏皖两省的天长、六合、扬州一带,为五支队开辟津浦路东抗日根据地作出了积极贡献。

    为了打开路东抗日局面,站稳脚跟,在罗炳辉同志的指挥下,罗占云同志带领全团先后两次与兄弟部队围攻来安城之敌,共毙伤日伪军300余人,收复来安城。

    1940年2月,在蒋介石策划下,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两支顽军对皖东地区新四军进行东西夹击。新四军集中主力部队进攻安徽省定远县的大桥(镇)地区之敌,进行自卫反击,歼敌一部并乘胜攻克定远县城。罗占云同志带领新八团在古城集、八斗岭等地打击顽军,出色的完成了任务。正当新四军主力部队在津浦路西进行自卫反击之际,韩德勤乘我津浦路东空虚,以七个团兵力围攻我半塔集地区。在罗炳辉同志率领下,罗占云的新八团与兄弟部队从东面的中路追击半塔集溃败之敌。定远、半塔集两地自卫反击战的胜利,打击了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气焰,坚持了津浦铁路两侧的抗日阵地,为开辟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

    1941年,抗日战争进入十分艰苦阶段。罗占云同志当时担任新四军二师路东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他带领部队从2月至5月先后参加“反扫荡”战斗20余次,在龙王山、狮子山等战斗中,运用游击战术,狠狠打击伪军,粉碎了敌人“扫荡”,保卫了我路东抗日根据地。

    找到罗占云同志身边工作后,更亲身体验到他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和灵活机动的指挥风格。

    1943年8月,他率五旅13团和东南支队赴六合、仪征保卫秋收与进占六合县八百桥的日伪军数百人(日军为主)在桂子山激战,他指挥13团冒着故人的猛烈炮火,反复冲锋五次,争夺山头阵地,以致进行肉搏战,终将日伪军击退,毙伤日伪军300余人,其中日军,与半数以晌,内有三名日军军佐,自参加太平洋战争以来从未受伤,被吹捧为“圣战武士”,这次被我击毙。

1944年隆冬,罗占云同志率独立四团攻打甘泉山敌伪据点。该据点是天扬公路战略要点,周围有一道两丈多宽,—丈深的水沟,周边是铁丝网和一道土墙封闭着,进出口只有一个吊桥。为了拔除这—敌伪据点。罗占云同志先领导部队战前练兵,练习攻碉堡、跳壕沟、爬围墙、越障碍、过独木桥、掷手榴弹等技术。尔后亲率部队急行军40里,深夜抵达甘泉山,部队借着厚厚的冰层,越过水沟,剪开铁丝网,袭杀敌警戒人员,—跃而上冲杀进去,100多名日伪军揉着惺忪睡眼当了俘虏。

六合县东沟镇是汪伪“首都”南京的屏障,也是我军长江南北人员物资交流的要道重镇,由汪伪精锐部队警三师——个营据守,筑有坚固防御工事,我新四军二师路东军分区部队在司令员罗占云同志指挥下,四打东沟。其中两次是由罗司令员亲自率领部队进行战斗,都取得伤亡少,战果大的胜利。1945年5月31日,罗占云同志又率独立四团从甘泉出发,经过—天急行军于当夜静悄悄的将东沟敌伪据点包围,速战速决全歼守敌,毙伤敌人80余名,俘敌营长以下200余名。战斗结束后,东分区召开隆重的庆功大会,新四军二师授予东分区独立四团“金刚钻团”的光荣称号。

1945年8月15日日军投降,罗占云同志任淮南独立旅旅长,我担任旅司令部侦查、通讯、人事科长。罗旅长先后指挥独立旅解放了天长、六合等县城。

1946年6月,国民党悍然对我淮南根据地发动进攻。国民党反动派在进攻中原解放区的同时,以二十七万兵力采取“由南向北,由西向东,逐步压缩”的方针,进攻华东解放区。我路东根据地地处南京外围,首当其冲。国民党军队在边沿地区集结了五个师和一个旅,计十万兵力,妄图将路东我军一举歼灭。面对严峻的形势,军区作出的战斗部署是:五旅(旅长成钧)去天长县以南布阵,抗击扬州、六合方向来犯之敌;六旅(旅长陈庆先)去盱眙县南面设防,抗击由嘉山方向来犯之敌;独立旅(旅长罗占云)担负正面作战。

七月十六日,敌新五军45师和74师、58旅由六合,96师由来安大举北犯。独立旅和兄弟部队一起,向数倍于我的敌人奋起自卫反击。罗占云同志指挥独立旅先后在余家洼歼敌一个营、毙敌营长,俘虏敌400余人:在天长汊涧镇歼敌58师500多人;在骡子山、煤山、马鞍山给予敌45师以重大杀伤并击落敌飞机一架;并与五旅配合在天长县张公铺歼敌—个营另一个连;与六旅、五旅配合在汊涧歼敌四个营另四个连计三千余人,有力打击了敌人在淮南地区首开内战的狂妄气焰。

在战场上,罗占云同志不愧是一位出色的军事指挥员,同时,他对部属在政治上爱护,生活上关心。他常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战士去打仗,要流血,有时还要牺牲,对他们不爱护、关心,怎么对得起他们!”他特别对干部要求严格,批评不留情面,他有句话给我印象深刻,他说:“干部都是带兵的人,打仗时,小错误要伤人;大错误要死人,不严格要求怎么行!”部队打了胜仗,他给干部、战士祝酒庆功;谁牺牲了,如何安葬,他都要亲自过问;有人病了,他会亲自交代伙房送病号饭;谁的亲属来队,他会登门看望;饲养员家中困难,他用自己的残疾金寄去;对于特别困难的人民群众,他挤出自己的衣服和粮食送上门去。

罗占云同志平时为人严肃,但他对下级的关心是很细致有心的。1944年3月,四旅兼东分区和路东地委的军队、地方干部百余人集中往天长县张公铺、小李庄进行整风,仅留下地委秘书黄祖炎、政治部组织科长熊挺和我三人联合办公,负责处理分区党、政、军日常工作,任务十分繁忙,很少休息。罗占云同志就要管理科每天晚上送两包飞马牌香烟给我们提精神,也就是从那时起,改变了我历来不抽烟的习惯。

罗占云同志对自己却很刻苦。抗战经济困难时期,他不吃小灶,而是和战士一样吃黑豆;不让爱人邓宇蓝同志去领残废金(内战时他九次负伤,左手残疾)和孩子的保育费。他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不搞特殊化,这使他在东分区、独立旅的干部战士中享有很高的威信,大家都很尊重他,信任他。

1946年9月,由于敌我实力悬殊,我军从淮南地区北撤山东,淮南军区和淮南独立旅番号撤销,罗占云同志到华东党校学习,我调到华中军区司令部工作,我们才分别。

1947年11月,罗占云同志从华东党校结业分配到淮北军区任副司令员。他到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报到时,我又与他见面了,当时我担任华野司令部五科(军务科)副科长(无科长),我即向粟裕副司令员报告罗占云同志来了。粟副司令对我说:我和罗占云同志在井冈山时期是—个连的战友,当时罗任一排长,我任连党代表,请他到我这来住。我将粟裕副司令的话告诉罗占云同志,可他说粟副司令那工作忙,来往请示下作的人多,就不打扰他了,还是住在你这儿方便。于是我们就住在一起,我还从陈士渠参谋长那儿给他要来香烟。我记得他和粟裕副司令谈了两次后,就启程赴淮北军区,送别他时,看他和粟副司令派来护送他的警卫战士们骑着马走了很远,我们才回去,可是万万没想到,这竟是我和罗占云同志的最后一面。不久就传来他因积劳成疾,加上长途跋涉,以致旧病复方,医治无效,不幸于1948年4月24病逝的噩耗,我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罗占云同志的音容笑貌一下涌现在我的眼前,我真是无限悲痛,不禁潸然泪下。

作为我的老首长、师长、兄长,罗占云同志的崇高思想,高尚品德,优良作风,革命风范和光辉业绩将载入史册,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罗天冶:1921年出生于浙江黄岩县,1938年参加抗日活动,同年底参加新四军,建国后,先后担任苏州市人武部部长,扬州军分区副司令员等职。现离休住苏州。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