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我心中的罗占云叔叔
时间:2014-10-27 11:13:45 供稿: 浏览:263

从小就听说新四军二师有大、小二个罗司令,大罗司令是我爸爸罗炳辉,小罗司令就是罗占云叔叔。之所以会有大小罗司令的称号,我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原因:(1)他们都是司令员,都是罗司令,我爸爸的职位较大;(2)我爸的年龄比了罗占云叔叔大13岁;(3)我爸爸的身材比罗占云大一、二圈。

人类的记忆有一个规律,3周岁以前发生的事情一般是记不住的,我也不例外。我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只有两周岁多,后来,我经常开动记忆搜索,最后总令人失望。长大以后,我对有关我父亲的事情特别有兴趣,记得特别牢。所以,我也十分关注罗占云叔叔的情况。后来又认识了罗占云叔叔的一家,罗占云叔叔的形象逐渐鲜明起来。

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虽然相差13岁,但是,他们的经历却惊人的相似。

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都出生在云南昭通地区贫瘠的山村里,他们二人的老家只有一山之隔。相聚不过30多公里路,一条洛泽河流经他们的家乡,他们都是喝这条河的水长大的。他们的家庭都是贫苦的农民,我父亲屡受地主恶霸的欺压,而罗占云叔叔从七岁起就给人家放牛。从小就经受贫困生活的磨练,使他们都具有了很倔强的性格和鲜明的阶级感情。

我父亲由于得罪地主恶霸,于1914年17岁时。离家投奔滇军。十年后的1924年,14岁的罗占云叔叔也参加了滇军。而非常巧合的是,他们都参加了朱培德的第三军,而且都在第九师,我亲在二十五团,罗占云叔叔在二十一团。据史料的记载,这两个团在北伐战争中,曾一起在江西万寿宫、牛行与军阀部队进行了十分惨烈的血战。

在中央苏区,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又都是在一军团,在反“围剿”的战斗中,也曾多次并肩战斗。由于作战勇敢,指挥有方,他们都获得了红军最高勋章—红星奖章。

在经过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后,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都顺利的到达了延安。他们都是在延安结的婚,而且他们的妻子张明秀和邓宇兰又都是四川籍的红四方面军女同志。长期的战争历程,我母亲张明秀和邓宇兰阿姨也结下深厚的战友之情。今年,我母亲九十三岁了,记忆力严重衰退,过去和现在的很多事和人都已忘记了,可是当我们问她:“妈妈,你还认识邓宇兰阿姨吗?”我母亲却很肯定的说:“认识,我们一起的。”

抗日战争爆发后,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又先后赴新四军工作。在新四军五支队、二师、为创建保卫淮南抗日民主根据地,他们始终战斗在一起,参加并指挥了半塔集保卫战,三打来安城……,有力的打击了日军侵略者,为抗战胜利贡献了他们的力量。至今,当年的淮南地区一些干部群众还能讲出不少当年“大、小罗司令”故事。

解放战争中,他们又为保卫淮南根据地和进犯的国民党反动派所谓的“王牌军”展开激战。

相同的出身、成长环境和经历,使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的性格和作风也颇为相似。

他们都性格倔强,战斗作风勇敢,并且敢于坚持自己的观点,“不畏上”。

他们治军都很严格、对干部的教育很紧很严、作风正派,批评起人来不讲情面,而对战士都非常关心、爱护,所以他们在部队中的威信都很高。

他们都身经百战,驾驭战争的能力都很强,我母亲就多次说过:罗占云同志能打仗,会打仗。

他们的文化程度都不高,但他们始终保持劳动人民的艰苦朴素的优秀品质,都对党和革命事业忠心耿耿,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和安危。

作为军事干部,在几十年残酷的战争环境里,熬尽了他们的心血,极大地损害了他们的身体健康,伤病又得不到很好的及时治疗,使得他们身体都很差。1946年6月21日,我父亲在山东病逝,年仅49岁,而不到两年后的1948年4月24日,38岁的罗占云叔叔也病逝于两淮前线。

每当想起我父亲和罗占云叔叔如此相似的革命经历和人生轨迹,使人感慨万分,但不管岁月如何流逝,只要我的脑海中中浮现出我父亲的形象,就一定能清晰地看到罗占云叔叔就站在他的身旁。

 

罗新安:罗炳辉将军之子,毕业于哈军工,后从事心理学和青少年教育研究。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