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研究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生平研究
罗炳辉与罗占云
时间:2014-10-27 11:13:45 供稿: 浏览:107

罗炳辉于1897 年出生于彝良县阿都村,罗占云于1910 年出生在大关县,相隔不过百里之遥。虽然他们之间相差13 岁,但其身世经历、从军征战、个性品质都有许多相似之处。

英勇无畏的红军指挥员

二人都出身于贫苦农民家庭,当过帮工,受尽地霸欺凌,喷然从穷山沟走出来找生存和复仇之路。他们先后投奔滇军朱培德部,接受过孙中山三民主义与三大政策的教育。国共合作后在朱部三军九师分别任营长和排长,随中路军北伐主战军阀孙传芳部,立了不少战功。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对国民革命抱有莫大希望的二罗义愤填膺,思寻新的出路。几经周折,人党起义,都走上中共领导下的革命道路,分别任红军团长、旅长、纵队司令员和连长、营长、支队长。
    在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指挥下,罗炳辉与罗占云率部随主力转战于中央革命根据地。1 930 年2 月参加歼灭唐云山独立旅。同年8 月毛泽东放弃攻打大城市转而进攻中小城市。下旬红军围攻浏阳文家市,战斗异常激烈,有一个碉堡猛烈的炮火严重阻碍我军前进,时任十二军军长的罗炳辉摸清了堡内守军营长姓杨,在滇军时曾是自己的部下,也是苦出身,在炮兵中有名气。他不顾生命危险冲到碉堡脚下喊话:“杨营长,我是罗炳辉,共产党是为穷人闹翻身求解放的,穷人不打穷人,士兵不打士兵,恋其我们是滇军故交,又都是吃过苦头的人,希望你改恶从善,停止炮击,共产党的政策是宽大为怀,既往不究,并欢迎你率全营官兵过来当红军… … ”堡内炮击停息,罗占云率部随主力趁着这短暂的沉默发起强攻,直捣敌军司令部,全歼守敌一个旅,毙敌纵队司令兼旅长戴斗垣、团长白应堂,死伤和俘敌4000 以上。,四军三纵队八支队支队长罗占云注重战前练兵,战斗中身先士卒,战士们如猛虎下山,单这个支队就歼敌400 多人,缴获武器《 用多件。10 月4 日,二罗率部参加第九次攻打吉安取胜,十二军扩充千余人,组建了第三纵队;罗占云升任四军三十五团团长,也补充了不少新战士。
    此后,二罗率部参加了五次反“围剿’,战争,共同荣获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临时政府颁发的二等红星奖章。又参加伟大的长征,罗炳辉任军团长、军长;罗占云任团长、分区司令员、陕北军事部参谋长等职,先后负过9 次伤,右手残废。

叱咤风云的抗日名将

1939 年7 月,罗炳辉任新四军第五支队司令员,罗占云任副参谋长兼八团副团长,团长周骏鸣是副司令,实担子落在罗占云肩上。9 月上旬,罗炳辉率部人津浦路东开辟根据地,罗占云率八团在来安与滁县之间扫除汉奸;罗炳辉指挥著名的“三打来安”,八团是主力,罗占云率部痛歼日寇占领来安,威名远播,南京震动,住大别山的国民党军队也不得不表示祝贺。
    1940 年3 月,蒋介石指令军令部制定了围歼皖东新四军及限制“异党”活动的反动方案,密令安徽省主席兼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和蒋介石嫡系、江苏省主席韩德勤调集20 余团反共大军从东西两面向皖东夹击,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严重威胁着新四军第四、五支队的生存和发展。桂顽首先向津浦路西中心区进攻,企图杀害刘少奇、张云逸等同志,路西危急;中共中央中原局和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命令五支队主力火速西援。在罗炳辉率领下,罗占云率八团随部出发急行军,日夜兼程达路西,配合四支队攻克定远、滁县、全椒三县城及广大地区,歼敌2 千多人,路西反顽获胜。罗占云率八团在古城集,八斗岭等地打击顽军,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正当五支队西援之时,韩顽趁我津浦路东空虚,以数团兵力于3 月21 日发动了以五支队驻地半塔集为重点的全面进攻,罗占云随罗炳辉奉命东返,担任中路正面追击,势如破竹,在连塘、岗村一线与前来掩护撤退的韩顽常备十旅激战,被打得落花流水,残敌逃到三河以北。此战共歼韩3 千多人,半塔保卫战取得全面胜利,为建立皖东根据地打下了坚实基础,为开辟苏北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条件。中原局和军部通令嘉奖。陈毅高度评价说:半塔保卫战“是固守待援的范例。在华中,先有半塔,后有郭村,有了半塔,就有了黄桥。”①
    半塔战胜利后,路东八县全部建立了抗日民主政权。4 月18 日,成立了津浦路东各县联防委员会办事处及联防司令部,罗占云任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独立四团团长。他对这支年轻的地方部队进行严格训练,提高了军政素质。
    5 月,日军对淮南疯狂“扫荡”,在罗炳辉指挥下,罗占云率独四团配合五支队主力第三次打来安获胜后,滁县敌增兵来安后闭门不出。二罗乘机兵分多路,军民一心,对津浦线上的乌衣镇、担子街、滁县城、沙河集、张八岭、嘉山集等据点及附近铁路进行破袭战。百里铁路沿线枪声不断,声势浩大,搞得鬼子日夜不安,“扫荡”失败。7 月,率部参与镇压路东地主武装的反革命暴乱。
    8 月初,日寇趁罗炳辉率主力开辟淮宝地区,向路东发动“七路大扫荡”联防司令部与罗占云以独四团为主力,组织地方武装,民兵英勇抗敌。8 月下旬到9 月上旬,日寇出兵17 以犯多人,飞机24 架,大炮10 门进行规模空前的“九月大扫荡”,路东危急。罗炳辉在淮宝闻报,即率四支队七团和五支队八团急速南下,罗占云率独四团与地武、民兵有力配合,深人发动群众,严惩汉奸,以睹塞敌耳目;坚壁清野,断敌粮草;乱敌视线,掩护我军行止。部队时分时合,时隐时现,时战时走,如流水无形,疾风无声,在敌万军阵中穿插迁回,甚至并肩而过敌也无察。小部正面出击,以主力猛击敌侧后;声东击西,速战速退,以避敌合围;隐伏奔袭,机动灵活,时而如人无人之境,时而如神兵天降地出,搅得敌人晕头转向。尽管敌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分兵十几路来往穿梭,还是连连扑空,处处挨打,作战65 次,毙敌600 多人,预定一个月的“扫荡”,只勉强支持12 天便草草收场。
    皖南事变后,新四军整编,罗炳辉任第二师副师长,罗占云任路东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独立四团团长。日寇叫嚣要“完成皖南事变未竟之功”,与顽军默契配合,不断“扫荡”。采取以各据点为“点”,以公路连成“线”的“点线战略”,以攻为守,企图吞食我根据地,扩大伪化区。罗炳辉率四、五旅各一部,在路东的天长、仪征、扬州地区展开“反点线连续作战”战略,用“梅花战术”破敌。4 月中旬,罗占云率独四团袭扰天长县城,阻敌增援,为兄弟部队歼敌创造条件;随即配合著名的金牛山战斗,重创日军立下赫赫战功。5 月下旬,日寇集中5 千多人,在敌机掩护下向我路东中心区进行报复“扫荡”。罗炳辉令总结前段经验教训,开展练兵,他亲自看地形,作计划,进行攻、守安排。罗占云积极组织地武、民兵、发动群众配合,并率独四团在来安县龙王庙、狮子山阻击敌军,与主力一道作战20 多次,粉碎了敌人的“扫荡”。
    1943 年2 月,罗炳辉任二师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罗占云任二师五旅副旅长兼路东军分区副司令员。8 月中旬的反“扫荡”战斗中,罗占云奉命率十三团和东南支队赴六合、仪征一带保卫秋收,在桂子山与日伪激战,歼敌300 余名,迫使八百里桥据点的残敌全部撤走。
    1945 年4 月,二师主力全部在路西作战,日寇华中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和汉奸汪精卫密谋策划,趁我路东空虚,派出日寇第十三师团山本旅团和伪军几千人进行大“扫荡”,来势凶猛,横行无忌。病重的罗炳辉怒而奋起,与路东省委书记方毅、副书记刘顺元和分区司令员罗占云反复策划,组织地方武装,民兵,使用“梅花点式纠缠战术”对敌,不能打大仗就打小仗,一点一点地吃掉敌人。他抱病亲临前线指挥。历经两月,进行24 次战斗,先后攻人天长县的金沟、高邮湖西的黎城、六合县的八百里桥、大英集等地,截获敌运输船80 余只,毙伤日伪军少佐以下700 余人,打破了冈村宁次妄图吞并路东,打通淮河到高邮湖的交通线,控制高邮湖西和分割淮南与苏中、苏南根据地联系的罪恶计划。20 多次战斗以金沟战最为精彩。从2 月14 日起,日伪军就开始西犯,盘踞在天长,高邮的日伪300 多人,巧日侵占了龙岗、阂桥、金沟等镇,挖战壕长期据守。罗占云把攻占金沟的任务交给独立四团一营,并与团长彭思忠、政委赵荣一道参加一营排以上干部会议,营长杜跃清、教导员黄锦思主持讨论,研究战术。会议未结束,罗炳辉到了。听取汇报后,他提出不用大部队硬攻而以小分队夜袭、奇袭、伏击、挖战壕贴近敌人而猛攻的方案,罗占云和与会者一致赞成。根据大金沟水网密布的特点,二罗又与团营千部研究如何大摆水雷阵,战斗部队按此执行均获成功。二罗亲自指挥围攻金沟镇据点。迫使敌人向高邮湖逃跑。事先埋伏在高邮湖主要河道两岸的我军指战员,待敌进人雷区被绊索阻挡时,即拉响水雷并猛烈射击,乘木船和讫划子准备逃跑的日伪军,被击沉溺死者甚众,有幸上岸逃命者经搜捕俘获。截获满载物资的大木船6 条,金沟又回到军民手中。
    1945 年8 月中旬,日帝宣布无条件投降。二师命令津浦路东各县支队统一成立淮南军区独立旅,罗占云任旅长,李世众任政委。刚成立不几天,罗炳辉便命令罗占云率部参加大反攻,在来安县水口镇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受到师部表扬;又围歼六合县东沟镇伪军据点,歼敌一个营380 多人。随即奉命率部向长江沿岸进击,直迫南京。

爱兵爱民的模范将军

爱兵爱民,罗炳辉在全军是出名的,罗占云亦然。他们认为,战争的胜利靠正确的指挥,更靠指战员们的冲锋陷阵,英勇拼搏和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
    他们爱兵如子,既细心关照,又严格要求。罗炳辉说:“战斗的胜利主要靠战士冲锋陷阵,我们的荣誉是战士用血肉换来的。”罗占云说:“战士们去打仗,子弹打在身上要流血,对他们不关心、不爱护能对得起他们吗?' ,所以他们对战士关怀备至,体贴人微。与战士吃一样的饭菜,穿一样的衣服,把坐骑让给伤病员,群众慰劳的鱼肉或司务长给他们弄点好菜补补身子,他们都要求首先送给伤病员,给他们扛枪;牺牲了的如何安葬亲自过问,对军、烈属热情接待,登门安抚等等;为了战斗的胜利,为了减少牺牲,他们常常到第一线指挥作战,甚至率部冲锋。罗炳辉说,到前线对敌我情况了如指掌,便于实施正确指挥,鼓舞士气。罗占云说:“一个指挥员,不到最前面去,不到最危险的地方去,怎么能鼓起战士们的勇气呢?”因此,两位司令员的部下都最爱说:“只要司令在战场上,战斗就有胜利的把握。”
    他们爱兵如子,对部下的缺点错误并不姑息迁就。罗炳辉说:“我们如果发现干部战士有缺点错误放任不管,就是害了同志,也就是害了革命。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不能小看啊!”罗占云说:“还是严格点好,都是带兵打仗的人,小错误要伤人,大错误要死人。等到犯大错误再批评,那就晚了。”他们爱中有严,严中有情,打了胜仗,要给指战员们祝酒庆功;有了失误责任自己承担,认真总结教训。对自己的家属一样从严要求。罗炳辉不准妻子张明秀参与吃司令员的伙食,不准享受任何特殊待遇,同战士一样背着背包行军,战斗,做群众工作。罗占云对妻子邓宇兰亦然。一次在撤退中过一条河时,妻子和两个孩子被参谋先拉上船,他发现后立即制止。强调他首先是两千多名战士的指挥员,然后才是丈夫和父亲。待部队全部到达彼岸后,他才与家属最后过河。反之,他们有缺点错误,也要接受部下和家属的批评意见。
    他们视人民为父母,时时处处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罗炳辉说:“老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人民就没有我们的一切。”罗占云说:“我们部队和群众的关系,就象鱼和水一样,水干鱼就亡。能帮助群众发展生产,提高生活水平,能为两淮人民的最后解放再出点力。牺牲也是心甘情愿。”战斗间隙,他们都要带部队下乡做群众工作,帮助农民春种秋收,挑水拾柴;对特别困难者,他们带头并发动大家节钱、节衣、节食给予照顾和帮助农民度过灾荒。老百姓也十分热爱自己的军队,千方百计为部队送粮送菜,军民鱼水情深。
    罗炳辉与罗占云牺牲时分别是49 岁和38 岁,都是英年早逝,未能看到新中国的建立。但他们为革命作出的贡献人民永远记在心里。他们的深情厚谊比乌蒙山高,比横江、淮河长,比洪泽湖、高邮湖深,与江淮大地和云岭高原共存。

注释:

① 1979 年9 月12 日,笔者与几位同志拜访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方毅记录。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