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新闻资讯
“我打过的仗太多,很多记不得了” ——访新街镇抗战老战士王学贵
时间:2014-2-18 16:42:03 供稿: 浏览:171

 采访94岁的抗战老战士王学贵有点于心不忍。当天下午,我们一行来到老人位于新街镇王店村通行村民组的家中,他被家人从被窝里拉起来。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背靠着墙。老人耳朵不行,每问一句话,都要大声地重复几遍,而他有时答非所问,有时说一句话便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倚着墙休息半晌。担心老人的身体,我们只能作简单的采访。
  王学贵1921年7月出生,1940年加入新四军。“新四军里有大小罗,大罗叫罗炳辉,人称罗大肚子,小罗叫罗占云,是罗炳辉的得力干将,指挥路东八线抗日。这个人对手下要求非常严,常对干部说,打了败仗就不要回来。有时仗没打好,干部不敢进屋,到了吃饭的点儿,让炊事员送饭吃。”老人说。
  史料记载,1940年6月,罗占云担任津浦路东联防司令部副司令员兼独立四团团长,率部与兄弟部队在路东地方武装和群众的支援下,经过十二天数十次的大小战斗,粉碎了南京、扬州等地的日伪军一万七千余人分七路对我津浦路东进行的大扫荡,歼敌六百余人。
  “我打的仗太多了,很多记不得了。”老人停顿了很长时间,竭力地回忆当年在六合一带的战斗:“东沟的二鬼子王广元最顽固,最歹毒,路东新四军在他手里死的人很多。在横梁,鬼子为了便于防守,把据点附近的臭椿树全部锯成大半人高。我是侦察兵,我们四家架盒子枪(4名侦查员)穿着便衣,到紧靠据点的庙上侦查。回来后,部队设埋伏,鬼子顽抗,调来其他部队增援,反包围。这一仗有大黄,有二黄,打得很激烈,最后打胜了,还俘虏3个日本鬼子。”
  “这鬼子太坏了,我们押着他们回营房,路上经过集市,看到人家的鸡蛋,上去就拿,我们没办法,跟在后面付钱。”老人咂着嘴,摆摆手,接着说:“因为我们缴获了鬼子的三挺弯把子机枪,那家伙都没用过,指望这几个鬼子教我们。”
  说起解放战争,王学贵说:“新四军里也有叛徒,有个叫董智岭的排长在铜城带枪投降国民党,还对战士们说,新四军没有好枪,枪里的子弹都是假的,弟兄们不要跟他们干了。上级决定除掉这个败类,营长彭志东调集部队,把党训班的150多个新兵全用上了。那些新兵第一次打仗,害怕得不得了。在六合西集子把董智岭被打死了,国民党军官刘开泰带着18岁的小老婆逃跑,他小老婆穿着旗袍,跑不动,被打死了,刘开泰的手心和屁股都被枪打中了,他爬过大腿深的水跑了。”
  老人参加了1946年7月发生在家乡新街的高庄阻击战。由于老人不能继续接受采访,我们查阅新街镇政府网,其中有《天长新街高庄阻击战》的记载:“七月十八日,敌四十五师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数路疯狂地强攻我五团的骡子山阵地。在敌强我弱、寡不敌众的情况下,我五团被迫撤至天长县新街的滚庄、高庄一带,与四团会合。七月二十日,敌四十五师一三五团占领东旺庙后,以一个营的兵力向天长方向进犯,另一个加强三营七百余人于当日下午四时许向东旺庙西北我四团阵地攻击,并占领我滚庄、高庄阵地。我军旅部立即命令我四团、五团从东西两侧向敌发起反击,将敌压缩在滚庄、高庄、肖庄三个村子里予以包围。战斗从二十日下午五时开始至二十一日凌晨结束,激战八小时,我军四、五团以伤亡一百余人的代价,将敌三营全部歼灭,击毙敌营长,俘虏敌人四百余人。我军共缴获迫击炮五门,火箭筒两具,重机枪两挺,轻机枪四十挺,冲锋枪三百余枝,步枪一百余枝。”(汪启湖)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