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罗占云网   > >  新闻资讯
雄狮百战疤痕在
时间:2014-2-18 16:42:03 供稿: 浏览:227

 

○1988年黄锦思被授予二级红星勋章
 

    □陈大良/文

    1995年,合肥市开展“学习红军业绩,弘扬长征精神”纪念活动,时任一家报纸总编的我,与两名记者一起,来到了省军区干休所。时年87岁的黄锦思老人戴着老花镜,正坐在院子里翻阅报纸。见到我们一行的到来,忙起身迎接,穿着一身半旧军装,笑吟吟地与我们打招呼

    老共产党员、老红军黄锦思已离开我们10年了。然而他的音容笑貌却不时浮现在我的眼前,他那为党为人民的赤子情怀却时时感动和影响着我。

    我第一次知道黄锦思,是在上个世纪50年代,当时我在乡间读小学,语文课本上读到黄锦思的名字。后来,通过报纸等媒体更多了解其人其事。黄锦思是一位身经百战的红军老战士,一直十分关心青少年的成长,曾经担任六安老区近百所小学的校外辅导员。他常年不辞辛苦地奔波在合肥与大别山之间,为老区小学讲传统、讲理想、排忧解难,深受学校的欢迎和孩子们的爱戴。黄锦思的事迹深深地打动着我和一代又一代安徽省的学子,我梦想能见到他,一睹他的风采,聆听他的声音,像书本中介绍的许多小同学一样,亲手把心爱的红领巾系在黄锦思的胸前,与他合影留念。

    一晃多年过去,我从山村走出,当兵入伍,最后转业来到合肥,当上一名宣传干部,一次难得的机会,让我有缘与黄锦思相见。少年时的梦,终于成真。

    1995年,合肥市开展“学习红军业绩,弘扬长征精神”纪念活动,时任一家报纸总编的我,与两名记者一起,来到了省军区干休所。时年87岁的黄锦思老人戴着老花镜,正坐在院子里翻阅报纸。见到我们一行的到来,忙起身迎接。黄老穿着一身半旧军装,笑吟吟地与我们打招呼。初见黄老,我们都很激动,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黄老和蔼可亲,拉着我们的手,引我们进家,让座沏茶。我环顾四周,平房宽大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方桌、一张书桌和几把椅子外,还有一台21寸的黑白电视机,家舍十分简朴,唯有那满墙的匾额、奖状、聘书夺人眼目。入座后,黄老开门见山地为我们讲述了自己参军入伍的经历。接着,讲起了红军的故事。黄老感叹道:为了参军入伍, 他家里九口人,就被敌人杀了六口,他本人能活下来,也是意想不到的事情。黄老说:“说起红军长征啊,那可是党中央毛主席为了保存革命实力,宣传群众作出的英明决策, 没有这一决策,就没有后来中国革命的胜利。”黄老说,红军用一年的时间行程二万五千余里,途中前有堵兵、后有追兵,天上又有敌人的飞机轰炸,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军需困难时,红军靠吃草根、皮带、喝马尿来维持生命。在长征途中,红军先后走过了500里草地,翻越了28座雪山,涉过了26条江河,经过了5个少数民族聚集区,历经千辛万苦。说着,黄老激动地掀开上衣,让我们看他身上留下的十多处伤疤。黄老语重心长地说:那时,红军只有一门心思,就是打垮地主老财,赶走东洋人,解放全中国。“一个人,一个军队、一个国家靠什么战胜敌人?靠的就是信念和力量,这信念就是解救中国的广大劳苦大众,让他们翻身当家做主人。”

    打那以后,我和黄老便成了忘年之交,隔三差五去看望他老人家。黄老也总是很真诚地欢迎我,和我一起探讨、撰写他的回忆录。这里,我把采访时黄老向我讲述的一些情况辑录于后,以飨读者。

    黄锦思,1910年6月出生于河南省大别山境内新县的一个贫苦农家。自幼给人帮工放牛、干农事,在凄苦劳作中成人。18岁时,黄锦思赶上了一个风起云涌的大革命时代,希望有一天能摆脱苦难的他,立刻投身革命洪流中。

    1927年11月,黄麻起义的隆隆炮声,震撼了大别山的千峰万壑。青年黄锦思满怀豪情地迈出了革命的第一步,参加了赤卫队。随后参加了工农红军。他作战英勇、表现积极,次年就入了党,被提升为红四方面军一个连的支部书记、宣传队长。黄锦思深知,要干一番大事业,要为人民多做贡献,没有文化是不行的,于是,他在频繁、紧张的行军作战中,抓紧少得可怜的时间,以木棍当笔,刻苦学习,无论情况如何变化、环境怎样恶劣,始终坚持不懈地学文化。这支红军队伍的官兵,把黄锦思的学习精神传为“木笔学文化”的美谈。

    黄锦思身经百战,先后参加过攻打云梦县、攻打金家寨、攻打新集、攻打北亚集、攻打鲜花岭、攻打孝感县双桥镇、夜袭桃花镇、商城攻城打援、围攻黄安县、苏家埠战役、七里坪等多场战斗。数次负伤、九死一生。伤愈后,受组织委派,他组建并担任了便衣队指导员工作,率队深入到鄂豫皖的崇山峻岭,开展对敌斗争,在极为艰苦险恶的环境中坚持战斗3年之久。他们所担负的是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搜集情报,安置、保护伤病人员,筹粮、筹款、扩充兵员,打击敌人、掩护红军主力等各项任务。便衣队的3年苦战,对坚持大别山这块红色根据地的斗争立下了汗马功劳。

    便衣队,就是人们在影视中熟知的生存在深山密林里,扎根于白区群众中的灵山便衣队。

    灵山便衣队,常年同敌人正规军、地方民团、土匪痞子等各式各样恶势力斗智、斗勇,巧妙周旋,乘敌不备,出奇制胜,如同一把尖刀,插入敌人心脏,使敌人防不胜防,剿又找不到目标,始终有效地牵制着敌人大批兵力与大量精力。灵山便衣队所做的贡献,是黄锦思征战生涯中最辉煌的业绩。

    1937年,坚持在大别山区的鄂豫皖红军改编为新四军四支队,黄锦思被调到新四军四支队后勤部工作。

    1940年6月,在国共关系日渐紧张的时候,黄锦思奉命带一支运输队,从定远县的太平集去庐江县的马槽,运一批弹药,回途经过国民党军队的多个重重关卡阻挡、拦截。黄锦思一路上见机行事,巧于应对,历经千难万险,一次次圆满完成任务,受到刘少奇等首长的交口称赞。

    1940年8月,黄锦思参加抗日军政大学第八分校学习。在尚未结业时,就因任务需要,提前分配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特务营第二连担任指导员。

    1944年,黄锦思被提升为淮南路东独立旅四团一营教导员。这年冬天,独立旅攻克了日伪军甘泉山据点,黄锦思和他的四团一营参加了这次战斗,俘虏伪军一百多人,缴获大批武器。

    1945年4月,黄锦思所在的四团一营在攻打六合县东沟镇日伪军据点的战斗中,打得英勇顽强,机智灵活,以他们一个营的兵力,一举歼灭了敌人一个整营,俘敌营长以下340余人,缴获重机枪4挺,步枪280余支。在张公铺开庆功会时,受到时任旅长罗占云的高度赞扬。由于战果显著,四团获得“金钻子团”的美好赞誉。

    1945年7月,四团一营在天长县大金沟一带的反“扫荡”战斗中,击退了疯狂“扫荡”的日伪军,取得击毙日军20余人、伪军50余人的战果。

    抗战胜利后,独立旅四团改编为华中野战军第四纵队第十一师三十一团,黄锦思由营教导员升为团政治处主任。他们这个团先后参加了苏中战七捷及涟水、枣庄和莱芜等多次战役。

    1947年春天,莱芜战役结束之后,黄锦思在华东党校学习,结业后被分配到山东渤海纵队一团担任副政治委员。此后,他参加了潍县、乐昌战役,历域、济南战役和1948年11月至1949年1月间的淮海战役。

    淮海战役结束之后,渤海纵队编为三十三军,黄锦思被组织上抽调到这支起义部队担任二八九团政治委员。渡江战役期间,二八九团在广德县境内俘获溃逃中的国民党败兵四千余人。

    1949年7月,三十三军编为上海警备区部队,黄锦思调任警备区后勤部第一副政治委员。

    1952年,黄锦思进南京军区速成中学学习文化,毕业分配到由安徽代管的文化总校任政治委员。一年之后,由文化总校调任南京兵役局任副政治委员。

    1955年,黄锦思被授予上校军衔。

    1957年,黄锦思奉命担任安徽省六安军分区副政治委员。1961年调任大别山兵工厂书记。1962年调任芜湖军分区副政治委员。

    1962年,黄锦思晋升为大校军衔。

 


 

1985年黄锦思给合肥四十五中学的学生们讲传统课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