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相关资讯
“我曾在罗炳辉身边做警卫员”
文章作者: 时间:2014-2-18 16:42:03 供稿: 浏览:83

○当兵时的方敬

○当兵时的方敬

□本报记者 郑静 实习生 崔艳 陈亮/文 杨树 高勇/图

抗日老兵方敬1938年11月参加新四军,先后当过司号员、上过战场,还当过罗炳辉的警卫员。他在战场上九死一生,被敌人的子弹击中上颌,子弹从后颈穿出,造成贯通伤,同时被打掉两颗牙,舌被割裂成两瓣,血流不止,昏死战场,但他又奇迹般地生还。抗日战争期间,方敬还担任过时任新四军二师师长罗炳辉的警卫员。

日寇铁骑践踏中华令人愤慨,英勇抗日峥嵘岁月难以忘怀。昨天下午,在方敬老人的家中,92岁的他向记者回忆了当年的英勇抗日杀敌的经历。

方敬,曾用名方本德,1923年3月5日生,安徽肥西县人。1938年11月参加新四军,先后在江北游击纵队、淮南四支队七团、新四军二师十团、淮南独立旅五团任司号员、通讯员、警卫员、排长。1944年1月至10月任新四军二师师长罗炳辉警卫员。1946年6月在六合县平山头与敌作战身负重伤。因战残疾等级为六级。转业地方后,曾任工作单位机要印刷厂厂长等职,1981年10月主动提出离职休息。

1938年,抗日战争打响的第二年,当年15岁的方敬还只是一个放牛娃。方敬回忆,在给地主放牛的日子里,长期被地主欺凌,有一次,地主不给方敬饭吃,让他吃剩下喂狗的骨头,方敬一气之下,于当年11月和家人不辞而别,直接跑到无为县参加了新四军,从此,便开始了自己的军人生涯。

“我的哥哥,在我参军之前就参加了红军,弟弟后来也是参加了新四军,当年,只剩老父亲一人在家,现如今哥哥弟弟都是杳无音讯。”方敬老人回忆起自己一家的从军情况,很是感伤。

进入部队以后,年轻的方敬,聪明伶俐,很受部队战友的喜爱。也正是由于他的灵活,部队给他安排了一个司号员的职务,相对比较轻松、安全。但是,抗日战争时期的生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美好。方敬老人回忆说:“那时候我们还是游击纵队,经常与日军打仗,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呆超过一周的时间。边行军边打仗,那样的生活是非常辛苦的,时常还会看到战友牺牲在自己的身边,心理上也是很煎熬。”

成为罗炳辉的警卫员

1944年初,经过五六年战争磨练的方敬已经成长为一名合格战士,被时任新四军二师师长罗炳辉看中,被罗炳辉选调到身边的警卫排担任警卫员。回忆起这段经历,方老也是感慨颇多。方敬说,在他跟随罗炳辉的这段时间里,不仅要保卫罗炳辉的人身安全,还要学会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一旦有任何棘手的问题发生,就要帮助首长立刻解决,绝对不能拖。

“在做警卫员的那段时间,我学到很多。有一次我跟随罗炳辉到新四军军部,还见到过叶挺军长,我感到非常兴奋!”

提及罗炳辉,方敬老人非常难过:“那时候条件艰苦,罗炳辉每次都是骑着骡子指挥战斗,受伤后,他躺在担架上仍然坚持指挥。他不仅在战场上骁勇善战,在平日对我们普通士兵也非常好,很照顾我们。”

“当时我们一般都是3个警卫员轮流给罗炳辉值班,通常都是站岗,照顾罗炳辉的生活起居。与日军作战大部分都是在晚上,大小战役多得自己都记不清楚了。”方老难过地告诉记者:“我今年92岁,身体虽然受过重伤,但是经过调养,现在还算不错。当年,我们警卫员几乎都受过伤,好多战友都已经不在了。”

战场上受重伤死里逃生

“当时的抗日形势特别严峻,日军占领了大城市和铁路,我们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打上好几场战斗。”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方老眉头紧锁,“因为战斗特别频繁,我们很多同志都阵亡了,其余的也都受了伤。”

1946年6月,方敬在江苏省六合县平山头与敌军作战,当时战况非常激烈,方敬的很多战友当场牺牲。当时的方敬一心奋勇作战,没想到,敌人的一颗子弹射中他的上颌,从他的后颈直接贯穿,方敬还被打掉两颗牙,右侧的整个牙床都被炸伤,而且舌头也被割裂成两瓣,血流如注,他当时就失去意识,昏死过去。

因为受伤过重,方敬的战友都以为他已经战死,直到第二天傍晚,村民上山清理战场时,才发现还有一丝气息的他。村民将他送往部队,团长一眼认出了他,立即将他送往军医院,这才救回一命。

方敬后来一直在部队军医院养伤,因为他是残疾军人,所以部队特意关照他,准备将他送往东北解放区。但是当时没有办法直接到东北,方敬只能先到山东的根据地,再从山东出海经朝鲜绕一个大圈,来到了东北解放区。

革命岁月妻子细心照料

方敬在山东根据地疗养时,经过部队领导的介绍,认识了妻子王英。王英是山东日照人,因为家里生活困难参了军,在当地的妇救会工作。1946年,方敬与王英结婚。因为方敬在战场上受过伤,胃病很严重,王英一直悉心照顾他。“当时他还在疗养,病得特别狠,尤其是胃病特别严重,我就每天弄一些小米粥和面糊给他吃”。

新中国成立后的1954年,方敬因为胃部再次大出血入院紧急抢救,经过检查,是他的枪伤复发,他的胃已经到达十二指溃疡的程度,后来胃被全部切除。除了胃,他的右半身也经常麻木,而且头右半部经常疼痛。好在王英一直陪伴在方敬身边,虽然当时生活拮据,有时候一家人都弄不到粮票,但是王英总是想方设法给方敬换来面粉。

如今,已经离休的方敬和老伴王英在合肥安度晚年,夫妻俩时时回忆起当年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不能忘记日本法西斯在中华大地的暴行,更不能忘记那些为了民族自由而战的人们。”

○方敬讲述自己的经历

○方敬讲述自己的经历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