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相关资讯
活跃在苏北、鲁南的苏皖实验剧团
文章作者:何永年 时间:2017-1-9 13:13:18 供稿:2012-02期 大江南北 浏览:21

实验剧团合影(1946年摄)

 实验剧团剧照


初建淮海实验剧团

1944年春,在苏北淮海抗日根据地,由淮海地委副书记、行署主任李一氓主持筹建了一个为抗日战争服务、为根据地军民服务的以演唱京剧为主的淮海实验剧团。

当时在淮海地区,专业的京剧班子极少,专业京剧艺人也很难找到。建团初期,真正科班出身的艺人只有方樵(艺名方金林),他是个既能文能武又能打鼓拉琴的多面手。首任团长由地委敌工科科长蒋馥兼任,后从潼阳县调来文教科长吴石坚为第二任团长。

京剧演出所需要的各种戏服和道具以及戏箱,由李一氓主任通过敌占区工作部到苏州、青岛、天津等地去采办。

剧团建立之后,根据当时斗争形势的需要,演出了《贺后骂殿》、《失空斩》、《辕门斩子》、《汤怀自刎》等较好的传统剧目。接着,又排练了由李一氓主任根据郭沫若的《甲申三百年祭》编写的《九宫山》,演出后受到全区党政军领导的重视和群众的欢迎。张云逸副军长、赖传珠参谋长和钱俊瑞部长在接见剧团团长时说,正在抗日战争即将取得最后胜利的时刻,你们来军部演出《九宫山》这样有教育意义的京剧很及时,尤其是对全军的干部战士很有教育意义,希望你们能多演,让所有的干部战士都能看到。

在军部演出期间,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剧团和军部驻地所有的部队、群众一起欢庆抗战胜利。剧团团员们奉命奔赴两淮前线,参加了解放淮安城(现楚州区)的战地服务工作。194596日淮阴解放。同年1029日,在淮阴正式成立了苏皖边区政府,剧团划归边区政府文教厅领导,进驻淮阴,改名为苏皖实验剧团。

参加华中宣教大会

19464月,华中分局在淮阴召开了华中宣教大会,这是苏皖边区文艺工作者的大会师,除了8个地区的文艺团体外,还有部队的文艺团体都来参加大会并演出,盛况空前。苏皖实验剧团参加大会演出的剧目是《风波亭》。为了能适应当时的形势要求,对剧本作了改编,着重突出了岳飞在接到12道金牌后,仍想直捣黄龙,群众依依相送的戏,并加重了“风波亭”一场,来揭露秦桧一伙的阴谋。演出后,反映很好。这次演出的还有拂晓剧团、淮海文工团、苏北文工团、新安旅行团、淮北大众剧团、前线话剧团等。通过这次大会的交流演出相互观摩学习,苏皖实验剧团不论在文艺思想和业务能力上都有很大提高。

最后在大会上宣布成立华中文化协会,黄源为主任,阿英为副主任。苏皖实验剧团改名为华中实验剧团,划归华中文协领导。

克服困难排练新戏

19465月,华中文协领导交给华中实验剧团排演《三打祝家庄》的任务。剧本是陈毅军长从延安带回来的,这是延安评剧研究院任桂林、李纶新编的戏。其内容是说梁山的农民起义军首领宋江,带着林冲、石秀、李逵等人去攻打“祝家庄”,头两次由于地形不熟,内情不明而失败;第三次攻打时,由于采取分化孤立,各个击破的策略,同时又派人混进祝家庄,里应外合,取得胜利。这说明一个指挥员在决定打一个战役之前,必须探明虚实,讲究策略,知己知彼,才能取得胜利。

这个戏由北京的老艺人陈玉惠负责,并特地请了从上海来淮阴的周恩来的堂弟周恩霔担任艺术指导。这个戏人物多,且武打的分量重。当时驻在农村,排练条件很差,大家就在打谷场上练功摔打、晚上就排戏。由于天气已热,男同志只穿背心短裤,脸上身上常被蚊虫叮咬得又痛又痒。

剧团用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把这出戏排了出来,回淮阴向边区政府和华中文协的领导作了汇报演出。同时,剧团还排演了由周恩霔、汪道涵合作编写的《拳打镇关西》,排练好后曾对外公演。

6月,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停战协定,蒋军首先向我中原解放区进攻。我中原主力部队奉党中央命令向西北转移。为了迷惑敌人,掩护主力转移,由皮定均率领一个旅,向华东地区的苏皖根据地突围。这支部队克服重重困难,以少胜多,突破了敌人多次的拦击并打退了多次的追击,经过20多天的艰苦奋战、日夜兼程,来到淮阴码头镇进行休整。华中实验剧团同志怀着对英雄敬佩的心情,特地为他们作了慰问演出。

不顾险阻奔赴淮北

 “诱敌何妨让两淮?贼军到此好椎埋。运河不是鸿沟界,会见狂潮卷地来!”

这是陈毅军长在19469月中旬我军决定撤出两淮之后所写的诗《让两淮》。那是19467月底,陈军长率领部队在淮北首战告捷,歼灭蒋军92旅,胜利消息传到淮阴时,大家听了欣喜若狂。华中军区张鼎丞司令员把团长袁硕找了去说陈军长在淮北前线来电,前线打了胜仗,你们剧团赶快去慰问演出,并跟随前线指挥部做战地服务工作。袁硕团长回团传达后,全团同志于8月初赶赴淮北前线,路经泗阳到达宿迁,在城内暂住待命。这时听到部队正在攻打泗阳敌军。袁团长去前线指挥部向陈军长报到后,回团向同志们传达说:“陈军长要我们不要再往前去了,将队伍移驻在运河东岸待命。”剧团当夜移驻到运河东靠近河堤的一个村庄。第二天一早蒋军飞机就来了,沿运河线扫射轰炸,妄图封锁我军向河东转移的通道。这时联络员白文带来了命令,要剧团跟随山东部队八师行动。作战部队行动是很迅速的,而剧团不仅有男女老少,而且带着一大批服装道具,在紧急情况下就感到很不方便了。幸亏有魏翔、张承杰、左廷忠、黄润瑶等同志年青力壮,能吃苦耐劳,和民工一起负责运输服装道具。当夜又遇到倾盆大雨,尽管夜间行军遇到很多困难,却没有一个人掉队。天亮到达嶂山镇。休息一二天后,接到命令:向东到涧阳河东里仁集一带,去为休整部队演出。

泗阳县里仁集、裴圩一带,原是淮海实验剧团的诞生地,现在从淮北前线回到故乡,感到格外亲切。有些同志还特地去看望老房东,乡亲们看到剧团演员回来,都热情相待,问长问短。当时部队在总结战斗失利的经验教训,为了配合部队的休整,剧团每晚都为他们演出,每个同志都以战斗姿态完成演出任务。当部队指战员看了《三打祝家庄》之后,都反映“看了这个戏很受教育”。八师的何师长和丁政委对大家说:“这次战斗没有打好,就是没能‘知己知彼’,下次一定打个大胜仗,再请你们来演戏庆祝。”后来在陈军长的指挥下,执行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方针,果然在宿北战役中,歼灭了蒋军整编69师,师长戴之奇被我军击毙。

鲁南前线慰问演出

19471月鲁南大捷,是继宿北大捷之后又一次大胜利,陈军长为鲁南大捷赋诗:

“快速部队走如飞,印缅归来自鼓吹。鲁南泥泞行不得,坦克都成废铁堆。

快速部队今已矣,二十六师汝何为?徐州薛岳掩面哭,南京蒋贼应泪垂。”

这首诗不仅反映出解放区军民欢呼胜利的心情,同时说明鲁南大捷是对蒋军一次沉重的打击。为了慰问作战部队,剧团奉命去临沂,连夜赶到沂河东岸的独树头。当时华东局正在那里召开高干会议。在那里作第一场慰问演出时,陈毅、谭震林、邓子恢、曾山、黎玉等领导人都来看戏。演出当晚正逢下雪,台上锣鼓喧天,空中大雪纷飞,而台下的首长和部队指战员坐在背包上都聚精会神地看《三打祝家庄》。第二天,剧团又赶到临沂城去为其他的作战部队演出。

在临沂慰问演出期间,剧团还特地到城东沂河西岸罗炳辉副军长的墓前去悼念。

春节之后,离开苏皖的华中实验剧团奉命和山东省实验剧团合并,划归山东省文化协会领导。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