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相关资讯
战火中历练的老兵池德超:“我的师长是罗炳辉”
文章作者:陈玲 时间:2017-10-23 8:50:58 供稿:凤凰网安徽 浏览:61

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有一位叫池德超的军人,如今已是九十二岁的高龄,从当年的冲锋少年变成了一个有故事的耄耋老人。他参加过苏中七战七捷、涟水保卫战、孟良崮战役、碾庄战役……战火不停,负伤不断,池老的肺部至今残留着无法取出的子弹碎片,在池老的家中,听老人讲述那段难忘的革命往事!

池老于家中接受采访

“我的师长是罗炳辉!”

1944年7月,刚满18岁的池德超瞒着父亲加入了新四军,从此开始了南征北战。“我当时参加新四军的时候,我们对日本鬼子的反攻战已经开始!”池老打过两次鬼子,“第一次是在江苏宿迁,第二次是在山东枣庄,我们拔掉了鬼子很多据点,俘虏了大约二十个鬼子。”

1945年,当部队开到山东沂水附近时,我见到了我们师的罗炳辉师长。那里的地主、恶霸跑了,师部就设在一个地主的家里。据池老讲述,罗师长是很胖的一个人,行军得骑着骡子,还得两匹轮换着骑,毛主席说他是“罗胖子”,可这“罗胖子”不简单,1933年任红九军团军长,1939年任新四军第1支队副司令员,1943年起任第2师师长兼淮南军区司令员。 

罗师长最厉害的还要数枪法准, 有一天在师部,吃完饭有战士让让罗师长给大家露一手“师长顺手接过一支枪,就在不经意间,几乎是我们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时,朝着十几米外的一只麻雀“啪”一枪,麻雀应声落下。” 在旁边围观的一群战士惊得睁大了眼睛,这可是我亲眼所见,提到枪法准,罗师长说,“我这都是子弹练出来的!”

池老珍藏与战友合影

1946年国共合作破裂,蒋介石山东解放区进攻,罗师长放弃治病赴鲁南指挥,“我们新四军绝大部分都是南方人,今天我们南下,不是回家探亲,而是要打胜仗的!”池老笔划着罗师长当时的动作给我们看,“攻克下枣庄,罗师长因病去世了,才49岁!”说着池老掩饰不住的悲伤,偷偷试掉了眼角的泪水。后来,为了纪念罗师长,“安徽省天长市在1946年6月至1960年1月间,曾两次改名为炳辉县。”

“血战孟良崮!粟裕老总‘虎口拔牙’和‘中心开花’的战术奇袭敌军”

1946年10月,蒋介石命令张灵甫率74师向江苏省涟水县进犯,当时,池德超是连队的通讯兵,经常连夜往营部送信。有次他不小心掉进了化粪池,顾不得浑身的臭味,爬起来继续前进。

“那时,夜里74师的火炮向我们的阵地轰炸不停,白天更有敌军飞机低空轰炸,我走上一个木桥,桥上全都是尸体和鲜血,走路都打滑。敌人扔炸弹的飞机来了我就趴在尸体上躲炸弹……”池老说,1947年5月,粟裕老总当机立断,采取“虎口拔牙”和“中心开花”的战术奇袭敌军,以6个纵队的兵力向孟良崮上的74师发起总攻。74师负隅顽抗了整整3天后全军覆没,张灵甫毙命。

依然精神抖擞的老人在采访时显得十分和蔼

“老百姓都是好人啊,救了我的命!”

池老回忆说印象最深刻的是:血战孟良崮时,一发炮弹落在了池德超的身旁,他负了伤,吐血不止,老百姓抬着担架将他运下战场送进野战医院。

“我记得当时受伤了,就模糊的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护士过来,问我可要喝米汤,我刚喝了两口,飞机来了,炸弹炸的到处都是……”轰炸结束后,护士不见了!路过的老百姓就将混杂着被炸起的尘土的米汤一口一口的喂我喝下了,然后老百姓就把我抬着跟部队一起走了。路过一片洼地时,“我听到了哗哗的流水声,拿手舀起水来喝”老百姓抓着我的手说:“小同志,你现在可不能喝水啊,重伤后喝水是要大出血的。”老百姓的救命之恩,让池老感恩至今。

从18岁到30岁,他将青春献给了人民军队,战火和伤痛如暴风雨袭来,他将枪口对准敌人,从不后退。苏中七战七捷、涟水保卫战、孟良崮战役、碾庄战役……他所经历的一系列战役,反映了华野创立前后的历史印记。经历过多次血战,1956年池老正式转业, 1982年底,从合肥市供销社正式离休。虽然如今年事已高,但在与记者对话时,老人思维敏捷、精神矍铄,他让我们感到,在战火中的那个时代,支撑生命得以继续的,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愿望——勇敢地活下去。

老人戎马一生战功赫赫

采访时,老人妻子生病住院,老人拿出年轻时和妻子的合影与众人讲述。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