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炳辉之魂   > >  相关资讯
杨谷殿痛击日寇
文章作者:张季伦 时间:2018-1-1 20:15:53 供稿:浙江日报/1957-09-25/ 第4版 浏览:43
  • 1942年9月的一个晚上,约摸半夜光景,我带着四支队随司令部从鸣鹤场转移宿营地,连续爬了几座大岭,大家都已感到十分疲惫了。突然司令部传下了口令:“同志们,加把油,山顶就是目的地。”果真,山顶上矗立着一圈黑黝黝的高墙大屋,这是个大道士院,是三北有名的“杨谷殿”。

    部队一进殿,道士们不知来了什么部队,纷纷披着黑衣在殿内东藏西躲。我们赶忙解释:“不要惊慌,我们是三四五支队,借宿一夜。”道士们才连连点头。

    热闹一阵后,战士们沉睡了。

    突然山下“叭?!叭?!”响了两枪,紧跟着一个哨兵奔入殿来报告:“支队副,日本鬼子攻山啦!”“啊!”我紧张起来,立刻命令战士们起床。顿时,杨谷殿骚动了。哨音声脚步声混和着连续的三八枪声。何司令进殿来对我说:“张季伦,你组织四支队阻击,马上抢占殿前各个山头,掩护司令部撤退到竹山岙。刘法清带一挺重机枪归你指挥。”

    “好吧。”我拔出木壳枪,推上子弹,奔到大殿门口召集各中队长交代任务。

    白茫茫的晨曦中,战士们向前山快步涌去。一忽儿,刘法清带了重机枪来到我面前。他是“红小鬼”出身,一听说打仗,就把袖子卷到上臂膀,木壳枪横插在胸前,向我说:“老张,怎么干哪?”我说,“老刘,跟我跑!”

    部队按照命令把山头全控制了。刘法清的重机枪也架上了山巅的突出部位。

    四支队这支刚反正的部队,还没有经过战斗考验,也未树立起顽强的战斗作风。我想,对于阵地、士气、武器都得细心检查,可不能疏忽呵!

    沿着棱线走,战士们一个个卧倒在岩石间,大树后,竹林中。看见我,有的抬起头来问:“首长,是打日本鬼子么?”语调里带着颤抖。我猜得出,他很胆怯。我做了个鬼脸逗乐似的说:“是啊!打鬼子,你见过日本佬吗?”他轻声说:“见是见过,只是战场上没交过手。”“好,那今天比一比,看看是日本佬厉害还是你厉害。”他看见我这种安详的神色,嘴角上微微地露出了笑容。

    猛然间,我发现阵地左斜侧有条隐蔽的山道没人扼守。如被敌人突破,我们的侧右就会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好险!我马上命令抽出一个班,带一挺轻机枪去守住山道口。

    天色大亮,云雾消散了,山头抹上一层红色的阳光。这时候,敌人开始行动了,对面高地上掷弹筒和三八重机枪轰轰隆隆的响了起来,跟着山下就发起了冲锋。从毛竹林的空隙中,可以看见穿黄军衣的鬼子和伪军举着太阳旗,端着三八枪,从各条山卡里向上涌来,嘴里还哇哇的叫着。

    我提着木壳枪,一面窥视敌人的动静,一边命令部队暂缓射击。

    鬼子靠近过来,“刷地”散开了队形,向各座山头进行短距离冲锋。呼喊声响遍山间,还传来嗡嗡的回声;到可以辨清敌人的脸形时,我就命令部队开火,东西二侧,步枪榴弹声相继而起。正面刘法清也把着重机枪喷出了长长的火舌。

    敌人突然遭到了袭击,队形立刻混乱,几个举着指挥刀的指挥官,急忙让部队?集到山洼的死角里。伪军腿长跑得比谁都快,鬼子也不落后,涌成一团,有的还不管死活向丈把高的岩石下猛跳。在他们走过的道路上,留下了七八具尸体。但沉默了不到十分钟,几把明晃晃的指挥刀又逼着鬼子和伪军钻出死角,步步逼上山来。等他们进入我机枪火网时,我们的机关枪咆哮了,弹丸密似雨点泼向敌人,正当热闹的时候,左侧两挺轻机枪突然不响了。我回头一看,糟糕,发生了故障,四个机枪手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对着卡壳的机枪发楞。敌人就趁机一涌而上,一些榴弹扔到了我们的阵地上;有的被毛竹林顶了回去,在半空中炸开火花。眼看着就要和敌人进行白刃战,我连忙跃出掩体,站立在阵地上,高举起木壳枪大声呼喊:“同志们,用榴弹步枪拼啊!”在不知不觉中,我打完了木壳枪子弹,扔了四五个手榴弹。烟火碎石蹦得使人睁不开眼睛,我只有依靠耳朵辨别情况,听着鬼子惊叫着向山下败去,战士们在呼喊:“退了,退了,死了两个……嘿!又倒了三个……打呀!”接连又是轰隆隆的榴弹爆炸声。

    在阵地上激战的时候,这种呼喊真能振奋人心,我擦了把眼睛,向四面环顾,见几个战士半身露出在掩体上,在瞄准射击。山坡上横倒着十几具敌人的尸体和二十多个伤兵……

    面对这幅战景,使我忽地想起了罗炳辉师长的话:“胜利是鼓舞士气的法宝。”我立即在阵地上穿梭起来,因为这一仗对我们来说有双重意义,一是消灭敌人,二是锻炼部队。我热情的向战士道贺打得好,战士们也神彩奕奕的向我报告战果。

    短时间的欢腾以后,突然左斜侧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敌人正面失利,就转到后山去摸小路了。这正是那个班扼守的位置。我担心那边会出毛病,急叫三中队长指挥正面战斗,自己带了通讯员跑步去观战。跑到那里一看,只见班长脖子上挂着轻机枪,站着向敌人扫射,战士们也沉着的打着枪;他们面前已经倒下了七具鬼子的尸首,还炸破了一面太阳旗。

    战斗连续四小时,打退了敌人七八次冲锋。数一数,阵地前鬼子已死伤了二百来人。

    可是,敌人并未停止攻击,进攻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了,杨谷殿的一部份已被鬼子占领。再打下去,对我们不利了。我就命令部队向竹山岙转移。但后路已被敌人封锁了,只好决定冒险往昨夜的来路撤。为了冲出重围,杀开血路,我率领一支突击队杀下山来。碰巧,沿途通行无阻,我们安全地转移了阵地。

    杨谷殿一仗,震动了三北人民。群众纷纷歌颂这次战斗,还编了许多歌谣:“三四五支队赛神仙,杨谷殿消除鬼子二三千……”当然这是夸大了,实际上我们只杀伤了日伪军二百来名。四支队从这里起步,慢慢树立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在以后漫长的浙东武装斗争中,和三支队五支队一样,成为一支能战能守的顽强不屈的部队了。(俞观潮记) 

主办:云南彝良罗炳辉将军纪念馆(角奎镇将军路八角亭6号) 电话:0870-5122306
站长:龙美光 王科星 中国•云南 手机:13354947530 邮箱:longmeiguang@163.com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173号

Copyripht© 2005-2020 滇ICP备05002034号